TAGS :晚會的内容
跨年晚會上的懷舊, 風光好

看瞭一臺北京衛視2023年跨年晚會。點開時並不知道是一臺歌曲晚會,更沒想到有滿滿的懷舊風。當崔健站在舞臺上,一如既往地高唱《一無所有》的時候,屏幕上放出他一九八六年首次在北京工體舉辦演唱會,第一次將他的“一無所有”帶給觀眾的場景。歲月已經過

2023年春晚主持團隊, 漏掉瞭這兩顆遺珠

每一年央視春晚都備受大眾期待,除瞭表演嘉賓,春晚的主持陣容也是大傢十分關註的。今年央視春晚依舊采用“老帶新”的陣容,有撒貝寧、任魯豫等熟面孔,也有新人王嘉寧的春晚首秀。不過這次的主持也引發瞭一些爭議,比如撒貝寧念錯名字、尼格買提黑眼圈搶鏡等

熱鬧的《滿江紅》, 降低角色智商, 拉長版古裝小品, 又一部新三槍

電影《滿江紅》正在院線熱映。這部影片非常熱鬧,屬於較為不錯的小品式的電影。當然,要實現,這些小品段子的成立,就不得不向大量的晚會小品學習,故意降低角色智商,從而求取故事的成立。張藝謀導演用《滿江紅》這部作品,努力在證明自己,當年的《三槍拍案

春節晚會六大“怪”

盡管央視很想呈現出一場精彩的春節晚會,但結果就是春晚一年比一年差,雖然因為趙本山的缺席讓春晚的受關註度降低瞭很多,但作為從小就觀看春晚的我們還是會滿懷期待的坐在電視機前等待春晚準時開播,春晚絕非原地踏步,而是一年比一年差,今天來聊聊春晚幾大

一臺晚會即是一個江湖!

晚會為什麼不好看瞭?為什麼總是不能讓人滿意?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晚會就變成瞭現在這個樣子,用上瞭極為華美的燈光,絢麗的舞臺,龐大的演出人員,總之是滿滿當當。讓人是眼花繚亂,想安安靜靜的欣賞個節目都成瞭奢望,人多的節目中尋個焦點都非常有難度。一

看瞭總臺春晚才知道 觀眾越來越會玩瞭

CMG觀察這都2023年瞭,誰還用傳統的方式看春晚?您要是不玩梗、不鬥圖、不做表情包,還能叫看春晚麼?那簡直就相當於:吃餃子沒有蒜、掛燈籠沒有線、看電影沒有伴、玩手機沒有電。觀眾的種種再創造,其實早已成瞭春晚的一部分,也成瞭時代的一部分。不

晚會可以擁抱現代化, 但是別忘記傳統

2023年央視春晚已經落幕瞭,這屆春晚我之前分析過給出個自己的結論就是不及格,但是我總感覺沒有說透,今天還打算再多說幾句。縱觀從1983年到2023年這40多年的春晚,總體給人的感覺是傳統的相聲、戲曲越來越少,而現代化、西方化的歌舞、小品越

量產拜年紀

作者|劉小土編輯|李春暉如今的年輕人是越來越難懂瞭。除夕這樣的年度關鍵時刻,爸媽在傢嚴陣以待追春晚,年輕人卻追瞭一場又一場拜年紀,都不帶重樣的。大眾所熟知的拜年紀,是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所主導的那個。2010年,這一由UP主們共創完成的

1983年那場土裡土氣的春晚讓人永遠懷念

一眨眼,春晚已經舉辦四十年瞭。現在電視技術日新月異,電視畫面精彩紛呈,但大傢對春晚的興趣卻越來越淡,很多人甚至開始懷念起八九十年代的春晚。真正意義上的春晚始於1983年,那年開始就有瞭“春節聯歡晚會”這個名稱。早在1982年的11月,央視臺

諧音梗: 是兔年春晚的出彩, 還是最大地敗筆?

在超過四個小時一眾人等的吼聲中,2023年新年春節晚會總算演出結束瞭,隨之而來的除瞭大多數自媒體人的吐槽外,網絡上大多是對這屆春節晚會的美譽。看瞭一篇《這屆春晚算是把諧音梗玩6瞭》的報道,讓青鋒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屆春節晚會的所謂的梗,究竟是

北京衛視春晚收視奪冠, 喜劇作品雲集之外, 情感樸素也是成功關鍵

大年初一,多傢衛視播出自己的春晚節目。根據酷雲實時的數據來看,北京衛視的春晚收視率毫無爭議地奪得瞭衛視同時段的冠軍。這種奪冠,其實也沒有什麼懸念。可以說,北京衛視已經連續多年,在大年初一播放自傢春晚,並且持續收視率奪冠瞭。觀眾們大年初一觀看

衛視春晚PK戰: 北京臺力壓湖南臺收視奪冠, 東方臺排第三, 喜劇人成收視勝負手

文 | 烤娛央視兔年春晚雖然落下帷幕,但關於這臺晚會的話題還在持續發酵。春晚主持又上新人,網友卻紛紛想念董卿、周濤,鄧超去年蹦迪今年扭胯,繼續開啟激情四射的舞臺模式,語言類節目槽點滿滿,全靠沈騰和馬麗撐門面。央視春晚僅僅是個開始,衛視春晚的

2023年央視晚會觀後感

每年除夕幾乎就主要做兩作事:全傢團員吃團員飯和看春節聯歡晚會。一年2023兔年度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就要結束瞭,下面就說說我的觀後感。首先,填鴨式的節目一個沒少,該有的都齊活,任何人來導演都沒能免俗。戲曲,武術,少兒,雜技,傳統文化類,但今年

刻意回避疫情的兔年春晚, 臺前幕後都是新冠的影子

2023年時三年防疫結束,全面放開後的第一個春節。隨著12月份的放開,疫情迅速蔓延,好在春節前,大部分的地區已經度過瞭疫情高峰、重癥高峰、死亡高峰。但也付出瞭太多沉痛的代價。今年的春節,有些人歡喜團聚,慶祝三年來第一個沒有疫情壓力的相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