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 哪怕《梵天神器》的主題有再高光, 也擋不住俗套劇情的擺爛

好萊塢與印度電影工業合作的《梵天神器》既融合瞭好萊塢式超級英雄的固定人物呈現模式,同時又將獨具印度文化特色的現在神話史詩人物搬上熒幕,兩者結合呈現出來的《梵天神器》,觀感上能夠達到既具備新鮮感,又擁有一定量的熟悉感。

《梵天神器》首部作品的主題是呈現英雄人物濕婆,後續還將推出天神宇宙三部曲,打造一大系列IP。

而此次把手伸向印度神話人物顯然是在其身上與好萊塢超級英雄有一定的相似之處,融合起來困難不大,反而能夠將兩者的優點兼備。

強大陣容是《梵天神器》吸引眾多觀眾的原因,國際影星沙魯克汗以及老牌影星阿米達普巴強,成為影片的絕對助力。

開場動作戲的震撼效果也足以證明選擇沙魯克汗有多麼正確,頗有幾分開場讓觀眾贏回電影票錢的氣勢。

影片講述的主題是“梵天神器”,而梵天神器是一種代表著宇宙之力的神器。

由於它的能量巨大,能夠控制其他武器,蘊含摧毀世界的力量,獲得者將掌控世界,在這一設定下,就註定會有正與反的兩派以毀滅地球和保護地球為目的來爭奪這一神器。

歌頌英雄,強調愛的力量是中心

《梵天神器》的中心主題與以往其他印度電影差距不大,依舊是以英雄與愛情為中心,通過大量故事情節歌頌英雄的犧牲精神和強大,同時又強調瞭愛的力量。

不同之處在於《梵天神器》是將最具特色的印度歌舞融入到瞭劇情遞進的過程中,每次歌舞都代表著不同的階段。

第一次歌舞的傳承作用突出的是男女主角在相遇後,感受到命定的愛情降臨猶如天啟的內心過程。

他們在杜爾迦女神的集會上相見,女主的魅力瞬間征服男主,而全場飄散的花瓣以及放飛式的歌舞,凸顯的是人物遇見愛人時一見鐘情的心潮澎湃。

在高潮階段,杜爾迦女神點燃瞭拉姆勛爵,前者是光明,後者是黑暗,也正對應瞭全篇的主題,男主代表的英雄是光明力量,而爭奪梵天神器便是試圖摧毀世間的暗黑,都需要光明力量來沖破。

女主的出現帶來的是愛的力量,而這份愛的力量促醒瞭男主體內的天神血脈,梵天神器使得男女主角之間出現瞭神秘感應,對於兩人而言,他們的愛情像是如神般召喚一般命中註定。

第二次歌舞的出現主要目的是為瞭將兩人相愛相知並決定攜手的節點突出,兩人在迦梨女神廟中相遇,男主在尋求幫助時與女主兩人在一次出現瞭神秘感應,並在此地探尋真相。

這段歌舞不像第一段表達的情緒那麼激烈,反而是在融入歌舞元素的同時,呈現兩人在神廟聖河間遊走的畫面,而所處環境以及金盞花的寓意,都是在凸顯男女主天賜奇緣愛情的神聖。

第三次歌舞的融合則是以愛情讓人戰勝恐懼為小階段的主題,在男主面臨困境時,心中因為想到女主而產生恐懼,卻又被愛化解恐懼,戰勝內心的過程展現出來。

男主的火神之力雖已被激發,但卻還沒有大顯神威,二人的力量則助力他對火焰的運用變得爐火純青,憑借著一小束火花便能激發出龐大的力量,此處歌頌愛情偉大的同時又為後續決戰埋下伏筆。

第四次歌舞進入尾聲階段,凸顯的自然是宏大的主題和中心,用愛的力量馴服宇宙洪荒,這一次男女主角兩人相互為瞭對方,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用愛情來打敗敵人,很有男主因愛情而開啟Buff的味道,而這一戰又讓男主成為瞭真正的天神。

在電影中段過程中融入歌舞元素是印度影片常用的手段,但不同的是《梵天神器》將歌舞與電影主題環環相扣,來完善敘事邏輯,而歌舞與劇情相結合不但不會顯得突兀,反而有豐富影片畫面,強調重點的效果。

高投資成全視覺盛宴,爛俗情節成遺憾

然而不可否認,《梵天神器》的確具備一定的優點,但其背後的缺點也同樣不容忽視。英雄與愛的主題能夠激發最廣泛受眾群的共性,可惜《梵天神器》無論主題有這麼高光,也擋不住俗套劇情的擺爛。

《梵天神器》利用41盧比的投資來完成首部作品的制作,然而很明顯,高投資成全的僅僅隻是觀眾期待中的視覺盛宴,擁有瞭好萊塢制作的水準,但劇情層面的遺憾就是情節過於爛俗,看瞭開頭就能猜到劇情走向。

在故事的結尾之處,沒有交代反派的具體形成原因,這就使得反派僅僅隻是一個片面的人物形象,為瞭使之成為反派而塑造瞭一個這樣的角色。雖然這樣做的目的是為後續第二部講述男主父母留下更多的懸念和伏筆,卻影響瞭第一部作品的完整度。

火神的目的是什麼,在《梵天神器》中沒有花太多的筆墨去呈現,而紅女巫的黑化過程也並沒有交代清楚,這就讓影片從頭到尾講述瞭男女主角相愛到為彼此自犧牲的愛情故事與神片的中心梵天神器的關系並不大。

而打戲部分設計的動作也並不單薄,能看的僅僅隻有絢麗多彩的特效,無論是英雄出場方式,或是他抵抗反派的各種打鬥動作,都很平淡,沒有突出《梵天神器》同樣作為一部動作戲的優勢。

神片不神的根本是喧賓奪主的愛情線

《梵天神器》可以成為一部具有一定可看性的特效大片,但卻成不瞭一部印度神片,其實根本的癥結在於喧賓奪主的愛情線。好看的神片著重刻畫的一定是主體人物,而非人物與人物之間的某種關系。

印度神片從某種角度而言與國產抗日神劇有一定的相似之處,在印度神片中塑造的英雄形象幾乎有槍打不透,火燒不破的軀體,面對敵人時更是十分神勇,擱置於抗日神片中無疑是分分鐘就能使出手撕鬼子的招式。

這種荒誕的呈現手法在國內作品中備受詬病,然而在印度電影就很容易讓此類形象成為追捧的對象。這並非是因為觀眾對於印度神片包容度高,而是印度文化中英雄的形象就該如此,他們可以有著各種神乎其神的操作。

然而放在國內影片中,手撕鬼子的情節就會受到群嘲,原因在於中國文化與印度文化的本質不同。在中國歷史上也湧現出許多的英雄式人物,而人們對於英雄的歌頌也多是放在具體的事件中,並非去刻意突出他的英雄形象,將不切實際的行為也放置在人物的行為中。

我們堅定地相信英雄也是人,隻不過他們擁有瞭超越常人的勇氣和魄力,而非具備著常人所不能有的神仙手段和本領,因此手撕鬼子的情節就變成瞭擺在明面上的故意誇大,令人無法接受。

印度文化則恰恰相反,他們樂於在人物身上付諸各種各樣的特質,因此塑造出來的英雄大都是如神兵天降般的存在,成功的印度神片《RRR》中,便將這種文化放大到瞭極致,擁有普通之身的英雄,卻可以實現單手持火把武器打敗動物,並且從火光中駕車而來。

這部影片中的動作戲,都是為瞭突出英雄人物的強大,同時也歌頌瞭印度文化中崇尚英雄的特質。

《RRR》中的人物關系也有感情的牽絆,不是愛情而是兄弟情義,但這並沒有被當做重點,隻是將兩個英雄之間的這一關系轉化成瞭人物互幫互助的過命之交。

動作戲較之《梵天神器》也要精彩得多,並不純粹地依賴特效,而是用各種復雜的動作從出場到打鬥,再到收尾讓英雄的強大層層遞進,故事充滿著張力。

《梵天神器》中的英雄與愛主題,本質上與《RRR》相似,也於早前的印度神片沒什麼不同,隻不過在這兩者之間,英雄形象沒有被塑造起來,而占比過高的愛情劇情又讓《梵天神器》的重點偏頗,最終大傢沒記住印度神片中的精髓人物,卻隻看瞭一場英雄與美女的戀愛始末。

好萊塢與印度電影工業試圖打造強勢的電影IP,本身的主要目的就是將西方技術與印度文化相融合,隻可惜不夠嚴謹的劇情邏輯使得人物單薄,想象力缺失,印度神片自然也就失去瞭神的特色。

僅從電影票房來看,《梵天神器》的頂級特效本就是影片的一大吸睛神器,票房成績還算說得過去,可見印度神片對觀眾的吸引力仍在,這部新影片本身僅僅隻能算得上是一部印度影片,不足以達到封神的效果。

如果天神宇宙系列作品的續作能夠達到《巴霍巴利王》和《RRR》這種水準,有望重回印度神片的高點,不至於讓高投資僅僅隻是服務於特效。

本文經糊咖娛樂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黑化不靠眼妝, 靠“眼技”, 盤點教科書級別的黑化

曾幾何時,影視劇裡,隻要有人“黑化”,都隻能通過化大濃妝來體現,把眉毛畫高,眼線上挑,必然有“煙熏妝”加持,再多用幾種深色系的眼影,大紅唇一定是必要的,這就算黑化瞭。早期的花千骨在長留山上是一位活潑可愛的少女,後期黑化之後成為瞭那些正道之人

隻許美爹拯救地球, 卻不許中國人扮演英雄! 紐約時報: 世界不該這樣

大年初一,中國農歷新年,科幻迷們的歡樂卻與往日有些不同,因為期待瞭很久的《流浪地球II》正是在這天上映瞭,將近三小時片長,全程無尿點,無數影迷都表示要去二刷,因為隻一次可能有很多些細節給遺漏瞭。大年初二,筆者翻瞭各大社交媒體,都是大量影迷在

跨年夜的福州!太美瞭!

跨年夜的福州歌舞歡騰、焰火流光愛吃愛玩的菜菜攝兩岸樓宇光影交織漫天煙花璀璨如珠“5、4、3、2、1!”新年到來,煙花盛放眾多福州市民來到“閩江之心”在光影焰火歌舞嘉年華的陪伴下辭舊迎新,邁進新的一年這是福州首次采用光影與焰火相融合的表演方

凱文·費奇:我不認為觀眾會厭倦超級英雄電影

凱文·費奇時光網訊觀眾會對超級英雄電影感到厭倦嗎?漫威影業CEO凱文·費奇並不認同這種說法,最近他在一次播客采訪中表示,漫威漫畫中有80年“開創性”故事,他們可以改編成“不同的類型”。費奇是做客“電影商業播客”時說上述的觀點,該節目由作傢兼

韓國超模金希英, 范思哲巴黎漫步時尚攝影

著名攝影師尼古拉·尼維利薇1月印度版《L’officiel》雜志拍攝瞭一組漫步巴黎街道的平靜時尚攝影。“這是以一種奢華且優雅的方式來表達對巴黎這座時尚之都的心情,當然,還有一點點憂鬱。”此次合作拍攝的模特是來自韓國的金希英(sinin Ki

作者信息

51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