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高中女生的婚姻糾結

浴室窗玻璃上的眼睛

星期天晚上,我娘擠公車送我到學校,順便帶瞭我爹做的特制工具——一根帶鉤的棍子,不到兩分鐘,娘就從堵塞瞭的蹲式馬桶裡把一瓶沐浴露掏瞭出來。包括我在內,同宿舍的四個女生異口同聲地表達仰慕之情,娘微紅著臉說:“是她爹做的工具好!”

入夜上床之後,嚴清問我:“看起來你爹和你娘感情很好!”我實事求是地回答:“是挺好的,他們經常一起做飯,一起散步,做事有商有量,對我也好。隻可惜我傢沒米米,住不起大房,買不起小車。”

正說著,芳芳悶聲來瞭一句:“我跟你換好不好?”我一愣,芳芳爸是財團老板,傢住獨立別墅,她的吃穿用度也都是國際名牌,我就經常蹭她點零食、護手霜什麼的……她居然說要和我換?

“好呀,我不貪心,就換一個周末好瞭!”我笑。

“真要跟我換麼?如果你前腳才進傢門,老媽就哭著跟你說你爸又有瞭一個新女人;姐姐打扮得花姿招展要去約會,弟弟吊兒郎當把作業扔過來讓你幫他寫;爸爸基本不在傢,偶爾在,就隻會大聲責問你怎麼又沒考到第一名,怎麼對得起他每個月給你的錢——你還會願意跟我換麼?”

呃,這麼恐怖,我尷尬地說:“你寫小說呢。”芳芳的聲音變得更加認真瞭:“我一直覺得我媽心理上有問題。每次我回傢她都要問我有沒有和男生談戀愛。昨天晚上,我正在洗澡,忽然發現浴室窗玻璃上有一雙眼睛,嚇死!仔細一看,原來是我媽將我相片上的一雙眼睛剪下來,貼在玻璃上!”

宿舍的大燈已經熄滅瞭,隻有一盞小臺燈發著幽幽的光,一直沒吭聲的葉芝芝嚇得一聲尖叫。

我的傢說散就散

芳芳仿佛要徹底嚇倒我們一樣,繼續說:“深更半夜的,我媽會忽然像個幽靈一樣飄進我的房間,從羽毛球上拔一根毛下來輕輕地弄我的臉……我每次被她驚醒都嚇得半死。”

嚴清忍不住插嘴:“怎麼不帶她去看心理醫生?”芳芳一聲嘆息:“去看過的,是她自己主動要求去看,但換瞭無數個心理醫生,始終也沒好。”我問:“那什麼,你爸真在外面有女人?”芳芳語氣中的憤怒毫不掩飾:“當然,不止一個!”一時大傢都不說話瞭。

過瞭一會兒,葉芝芝打破瞭沉默:“我父母關系倒是不錯,兩個人各自在自己的公司做老大,回到傢也會為對方出主意,找資源,出去應酬也是兩個人一起,有時候還會帶上我。”葉芝芝傢也很有錢,父母結交的都是社會名流。

這時,嚴清也說起瞭她的傢庭:“唉,我傢更復雜。我爸跟我媽離瞭婚,但是現在又住在一起。”這可是個重大新聞,之前她從沒透露過半個字。嚴清挺優秀的,聰明,友善,一進高中就做瞭班長,大傢都喜歡她。她很少透露自己的傢庭,可能是今夜臥談的氣氛吧,大傢都敞開瞭心扉。

暗夜裡,嚴清的聲音有點迷離:“我媽是個特要強的人,總覺得男人要麼得有權,要麼得有錢。偏偏我爸老實,在單位本本分分幹活,回傢老老實實做飯。我媽看不起他,就跟他離瞭婚,與好多男人交往過,後來不知為什麼又想通瞭,又讓我爸搬回來住,隻是一直不肯去辦復婚手續。”

“既然重新在一起,為什麼不辦復婚手續呢?”我問。嚴清嘆瞭一口氣道:“誰知道呢,反正他們也不會聽我的。”我理解她的心情,父母不辦復婚手續,最沒有安全感的就是孩子,那個傢說散就散瞭。

我們能比父母過得好嗎

話題太過沉重,四個人一反平時的嬉鬧,屋子裡安靜極瞭。過瞭好一陣,嚴清突然發問:“你們有沒有想過,以後自己要找一個什麼樣的老公,過一種什麼樣的傢庭生活?”

我幾乎是沖口而出:“我想找一個我爸那樣的老公,過我爸媽一樣的生活。不過我會努力多賺點錢。”

葉芝芝說:“我也沒太高的要求,就想過我爸媽那樣的生活。不過,我希望我老公比我爸帥一點。”一想到葉爸爸的禿腦殼和大肚腩,我撲哧一聲笑出來。

芳芳的聲音有些冷:“我是不會結婚的。男人都是花心大蘿卜,女人成天要提防小三,好累。我爸白手起傢時,我媽又幹業務,又做財務。公司生意好瞭,我媽就做起主婦,成瞭生育機器——生瞭三個才拼到男孩。我媽總覺得,如果她不生男孩,馬上就會有別的女人來搶她的位置。”

我勸芳芳:“不會啦,你現在這樣說,是因為還沒享受到愛情。”芳芳激動地說:“那我就談很多次戀愛,但決不結婚!”

嚴清接過話頭:“我就想找一個我爸那樣的人,認認真真地跟他過日子,不求大富大貴,但求幸福安穩,孩子每天回去,都有熱乎乎的飯菜等著。”

我們三個人異口同聲:“這樣的生活隻要你想,簡直是手到擒來呀。”

可是嚴清卻說:“未來的事情誰知道呢?說不定我到時候會像我媽一樣,看不起我爸那種隻知道老老實實幹活的人。”

我們都很詫異:“你已經看到瞭你爸媽的婚姻,當然就懂得珍惜瞭呀!”

嚴清很是落寞:“可是我好害怕,我發現自己的某些性格或行為特別像我媽。我明明看得見,甚至也會非常討厭這些,可就是下意識地像瞭她。”

我一驚,我何嘗不是呢。我爹天天說我這個缺點像我娘,那個也像我娘。芝芝與芳芳也不出聲瞭,我想她們肯定有同樣的感受。

這個問題太過深奧,沉默瞭很久,芳芳說:“心理學傢說: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地復制著自己父母的生活模式,傢庭有輪回。是不是我們的人生就不能過得比父母好?”

“不會的,因為我們現在已經認識到瞭這個問題,就會有意識地向父母之外的人學習。比如我就從我小姨的身上學習怎樣賺錢理財,這是我父母教不瞭我的。”我說。

嚴清也笑瞭:“有意識地學習別人的長處,我們肯定能比父母過得更好。”

我輕吐瞭一口氣,芳芳卻沒有出聲。

【點評】

每個人的成長史就像一本書,記錄瞭各自平凡而獨特的經歷,而原生傢庭的影響至關重要,它甚至會左右一個人的人生方向和命運。

芳芳的傢庭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除瞭錢,這個傢什麼都缺。父親有外遇且不止一個,這直接損害瞭婚姻關系。父親經常不在傢,又客觀上造成父親這個角色的缺位,傢庭呈現出一種四分五裂的狀態。

母親的心理狀況令人擔憂,經常向女兒哭訴丈夫的外遇,反復詢問女兒有沒有談戀愛,甚至在浴室貼照片、深更半夜騷擾女兒等,都是需求極度匱乏,嚴重缺乏安全感的行為。向女兒哭訴丈夫的不忠,會讓女兒卷入到夫妻的系統當中——孩子是不屬於夫妻系統的,當她卷入夫妻矛盾時,會覺得有義務去捍衛弱勢的一方,於是便承擔起本來不屬於她的責任,站在弱勢的一方譴責強勢的一方,這類孩子在傢庭治療中被稱為“成人化的孩子”或“父母化的孩子”,他們將如同戰爭中的難民,充滿迷茫,極易迷失自我。此外,母親不安全感的主觀投射,很容易被內化到女兒的價值體系中,在她腦海裡逐漸形成“男人是不可靠”的觀念,對將來構建婚姻埋下隱患。

嚴清的父母離瞭婚,按理說夫妻關系已經結束,但後來母親跟很多男人交往過,又重新跟前夫在一起,並且沒有復婚,嚴格意義上,這是一個關系錯綜復雜的重組傢庭。母親之所以選擇重新與前夫住在一起,可能是因為沒有找到比前夫更好的男人,而不是前夫真的適合她。這給孩子留下的印象是什麼呢?孩子會認為,父母在一起隻是暫時的,是“說散就散”的。在離婚的傢庭中,孩子普遍會存在一種想法,那就是因為他們做得不夠好,父母才會分開。所以對於這些孩子來說,離婚是一種創傷,很可能會導致其性格上的極端內向、自卑,因為他們潛意識覺得自己不配得到愛,所以要麼努力使自己變得優秀來爭取得到愛的資格,要麼因此而自暴自棄。

主人公的父母彼此感情甚篤,互相賞識,對孩子的教育也民主,傢庭關系會比較和諧。父母的婚姻狀態很大程度上決定瞭兒女將來的婚姻狀態,對主人公而言,傢庭的幸福毋庸置疑,她希望找一個像父親的丈夫,讓自己過得像母親那樣幸福。而相比起其他幾個女孩,她對物質的需求更多一些,因為她覺得物質上的富足更能把婚姻的幸福發揮到極致。

葉芝芝的父母是一對最佳拍檔,共同奮鬥,感情也不錯,可以說,葉芝芝在物質與精神方面都沒有什麼缺乏。不過,她對丈夫的要求相對會高一些,希望能夠找一個比父親更帥的男人,這是對精神層面的再追求。

也許我們會羨慕主人公傢庭的平凡有愛,羨慕葉芝芝父母的合作無間,但從個人成長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想要更多地瞭解自己,就要先瞭解自己的傢庭,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從傢庭而來,又最終都要回到傢庭中去。原生傢庭的影響如同烙在我們身體和心靈上的印記,無法磨滅,也無需磨滅。我們要做的是,通過經歷生命中的不同體驗,去接納父母留給我們的這份禮物。這是我們各自的命運,是我們終其一生都須努力完成的功課。

本文經人之情長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男人離婚後還會跟前妻復合嗎? 答: 除非他找不到女朋友

有粉絲給我留言,說她跟前夫離婚一年多瞭,最近這段時間,前夫來看孩子的次數明顯多瞭起來。看到孩子跟他那麼親密,她想著要不為瞭孩子復婚算瞭,可前夫像是跟她有距離似的,連話都不願意跟她多說,她覺得挺尷尬的。她跟前夫離婚是因為前夫跟自己的前女友藕斷

男子曬與前妻同框, 親密舉動引網友熱議: 這感情看著比新婚還甜蜜

都說夫妻還是原配的好,很多夫妻沖動之下離婚瞭,剛開始都覺得自由瞭,過後想想還是原配好。有的夫妻兜兜轉轉到最後才發現,最適合自己的還是最初的那一個,隻是當他們明白的時候,有的已經回不去瞭,有的還能回到從前。很多夫妻離婚並不是真的有什麼深仇大恨

有一種復婚, 隻不過是重蹈覆轍......

婚姻是無數個日日夜夜的煎熬,最後一路走來,變成瞭人人羨慕的金婚。而所謂的金婚:包含瞭太多的心酸與無奈、寬容與諒解、釋然與放下。身邊不乏兩個人離婚後,幾年過去瞭,回頭發現似乎當初非離不開的理由,也沒有那麼的堅定瞭,想想還有孩子,最後選擇瞭復婚

逢猴年、雞年婚戀曲曲折折的生肖

每個人內心深處的期待就是擁有一個幸福和睦的傢庭,夫妻間的琴瑟和鳴,白頭到老。讀者私信:和他離婚後感覺一切都回到瞭原點,辛辛苦苦搭建的傢一夕間破碎,我們之間橫亙著許許多多的問題,所以我們沒有走到到最後,為瞭孩子,我對我老公還有一定的眷戀,我想

找前夫復婚還能成功嗎?

讀者私信:離婚是雙方矛盾無法調和所導致,前兩年我們才離婚,本想不再有任何牽連,這兩年冷靜下來,反而有點後悔,還是覺得前夫好,想重新在一起,前夫是1980年正月廿八,我是1983年陽歷七月二十七日,能與前夫成功復婚嗎,關鍵是他再婚後又離婚瞭,

作者信息

50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