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縣武光: 在“諾門坎戰役”中自殺的第二十三師團步兵第64聯隊長

山縣武光也是在“諾門坎戰役”中陣亡的日軍陸軍大佐之一,時任第二十三師團步兵第64聯隊長,其也是最早抵達諾門坎地區作戰的日本陸軍大佐,作為“山縣支隊”的最高指揮官指揮作戰,由朱可夫率領的蘇軍開始反攻作戰之後,“山縣支隊”被蘇軍圍殲,山縣武光在彈盡糧絕且突圍無望的絕境之下,於1939年8月29日凌晨自殺身亡。

山縣武光

山縣武光(1893—1939)是日本福岡縣人,1914年5月28日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26期步兵科,與岡本德三、大內孜、宮崎繁三郎、雨宮巽、中永太郎、若松隻一、平野儀一、落合甚九郎等人同學,1923年12月26日考入陸軍大學校第38期,又與賀陽宮恒憲王、木村松治郎、田坂專一、鵜澤尚信、後藤光藏、若松隻一等人同學,並於1926年12月7日畢業。

從陸軍大學畢業後,山縣武光被晉升陸軍大尉,直到1938年7月15日晉升陸軍大佐,被調到日本關東軍,前往海拉爾出任第二十三師團步兵第64聯隊長,從陸軍大尉至陸軍大佐,其用時十二年。

駐屯海拉爾的日軍

日軍第二十三師團是在日本熊本縣編成的,被直接調往中國海拉爾地區,接替原騎兵集團的防務,擔任對蘇聯的警備任務,該師團下轄步兵第64聯隊、步兵第71聯隊和步兵第72聯隊,由小松原道太郎擔任師團長,大內孜為參謀長,第23步兵團長由小林恒一擔任,師團司令部直屬搜索第23聯隊、野炮兵第17聯隊、工兵第23聯隊、輜重兵第23聯隊、獨立野炮兵第13大隊及衛生隊、通信隊、制毒訓練所、兵器勤務隊、病馬廠、防疫給水部,第1野戰醫院、第4野戰醫院,總兵力約15000餘人。

1939年5月11日,在中蒙交界的諾門坎地區,有十幾名蒙軍騎兵越過哈拉哈河到“滿洲國”境內放牧並巡邏,偽滿國境警備隊認為是越境挑釁行為,於是立即進行驅趕,蒙軍騎兵被迫退回哈拉哈河西岸,翌日又有60餘名蒙軍騎兵再度進入這一地區,又一次引發雙方沖突。

針對蒙古騎兵的越界行為,第二十三師團司令部遵照關東軍司令部制定的作戰預案,於5月13日向諾門坎地區派兵,以第二十三師團搜索隊為基幹的先遣部隊,其中包括山縣武光聯隊的步兵第1大隊,由東八百花中佐率領,因此也被稱之為“東支隊”,當“東支隊”抵達中蒙國境線附近時,已經不見蒙軍的蹤影。

日軍騎兵部隊

當“東支隊”回撤到海拉爾時,蒙軍又出現在國境線附近,如此反復無常的挑釁,令小松原道太郎、大內孜等人十分惱怒,遂在“東支隊”的基礎上,又於5月22日增派步兵第64聯隊編成“山縣支隊”,由山縣武光大佐統領,趕到諾門坎地區的甘珠爾廟附近,當夜即派出少數部隊潛入諾門坎以西地區抵近偵察,並做好瞭驅敵與作戰準備。

5月27日晚,山縣武光率領“山縣支隊”主力出發,於次日拂曉到達七三七高地附近,並於次日5時發起攻擊,與蘇蒙軍展開激戰,經過一天的激戰,“山縣支隊”所攜彈藥幾乎耗盡,而擔負運送彈藥和給養的兩支補給隊,又先後被蘇蒙軍迂回部隊圍殲,由於缺少彈藥和補給,造成“山縣支隊”陷入窘境,作戰處境更加艱難。

諾門坎前線日軍

自5月29日晨,蘇蒙軍開始反擊作戰,“山縣支隊”被迫轉入防禦作戰,由於彈藥和給養得不到補充,山縣武光率殘部於30日夜間突圍,退回至甘珠爾廟附近休整再戰。

1939年6月初,交戰雙方一度呈膠著狀態,為瞭迷惑蘇軍偵察機的偵察,山縣武光組織麾下官兵在甘珠爾廟、阿木古郎、將軍廟一線設置偽裝陣地,還發給官兵瓶裝汽水,喝完後灌裝汽油,作為對付蘇軍坦克的燃燒瓶。

不久,蘇軍第11坦克旅和第7裝甲旅抵達哈拉哈河東岸,與步兵、騎兵、炮兵組成防禦體系,雙方火炮開始隔岸進行炮戰,而蘇軍火炮占瞭上風,日軍也將在關東軍所能調動的炮兵派到諾門坎地區,由炮兵指揮官內山英太郎統一指揮,與蘇軍進行炮戰。

內山英太郎

從6月下旬開始,日軍增援部隊不斷抵達諾門坎地區,尤其是航空部隊參與作戰,對蘇蒙軍機場、前沿陣地及周邊城鎮進行瘋狂反擊,小松原道太郎作為前線總指揮,於7月2日指揮4萬餘日軍進行大規模總攻,被蘇蒙軍以猛烈的炮火進行攔阻,“山縣支隊”作為前鋒攻擊部隊傷亡慘重,被阻截在巴爾基嘎爾高地以北。

1939年7月4日拂曉,為瞭防止蘇蒙軍的反圍殲,日軍決定將哈爾哈河西岸部隊撤回東岸,但在撤退過程中,突遭蘇軍遠程榴彈炮的急速射擊,第二十三師團參謀長大內孜因胸部被炮彈片擊中而當場殞命。

小松原道太郎

面對參謀長大內孜的陣亡,小松原道太郎於7月7日組織夜襲,“山縣支隊”作為左翼突擊部隊進行攻擊,蘇軍不得不撤出前沿陣地,“山縣支隊”隨即占領陣地,但天亮之後,蘇軍又開始瞭強力反擊,在蘇軍飛機和炮火的打擊下,“山縣支隊”隻得放棄奪取的陣地,此後又多次組織夜襲,但卻都是無功而返。

在經過半個多月準備之後,日軍又於7月23日發起全線總攻,內山英太郎指揮炮兵,不惜彈藥向蘇軍陣地狂轟,僅在第一輪炮戰中,就向蘇軍陣地傾瀉200多噸炮彈,創造瞭日軍戰史上一次炮襲彈藥消耗的最高記錄。

日軍炮兵

“山縣支隊”與其它步兵聯隊隨即發起攻擊,但每次攻擊到蘇軍前沿陣地鐵絲網前,就遭到蘇軍炮火的攔阻,日軍幾乎沒有活著回來的,雙方激戰至7月25日黃昏,日軍不得不被迫轉入防禦作戰。

隨著戰事的持續進行,戰場形勢對日軍愈加不利,轉折點在8月20日,朱可夫指揮蘇軍開始進行大規模反擊作戰,實力強大的蘇軍碾壓狂妄的日軍,由“山縣支隊”防守的中央陣地,承受著蘇軍的不間斷進攻。

荻洲立兵

8月24日,日軍第六軍司令官荻洲立兵率增援部隊趕到,企圖由防禦轉入進攻,但被蘇軍密集的火力網攔阻,“山縣支隊”不得不退回攻擊前的出發陣地,次日晨,蘇軍對“山縣支隊”陣地進行反擊,但未能奪取陣地,中午過後,蘇軍以密集炮火轟擊“山縣支隊”陣地,造成日軍重大傷亡,通信聯絡和輜重補給也中斷瞭。

8月26日晨,蘇軍發動全面進攻,開始圍殲“山縣支隊”,包圍圈不斷縮小,日軍陣地上到處堆滿瞭屍體,塹壕內也躺滿瞭傷員,“山縣支隊”陷入重圍之中,小松原道太郎派出的增援部隊,也因被蘇軍攔截而停止不前。

諾門坎前線蘇軍

激戰至8月28日午後,山縣武光本人也身負重傷,整個“山縣支隊”已經陷入絕望之中,戰至傍晚18時,山縣武光給第二十三師團步兵團長小林恒一留下一封遺書,及至29日凌晨2時,山縣武光下令燒毀聯隊旗及作戰文件等,並下達瞭利用夜暗突圍的命令,最終未能突圍成功,山縣武光為避免被蘇軍俘獲,在絕望中自殺身亡,同日被追晉陸軍少將,其生前曾獲得功四級金鵄勛章。

本文經地表酷仔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弘一法師的別樣人生: 出身富商受良好教育, 風流才子邂逅日本佳麗

當你看到這個標題時,有人可能會問:弘一法師是誰?他就是我國近代著名的音樂傢、書畫傢、戲劇活動傢、教育傢,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最後成為現代佛教史上德才兼備的傑出高僧。無論是學術、藝術和佛法,他都進入到極致的境界。俞平伯曾說:“李先生的確做一

二戰日本攻打印度, 為何一戰擊潰, 還傷亡7萬多人?

日本侵華蓄謀已久,其時間不是8年,也不是14年,而是有100多年。日本的“大陸政策”,迅速變成侵略行動,在戰爭準備中,以測繪為先行。早在甲午戰爭之前,日本就已經派駐大量的諜報人員,對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加以刺探。這些搜羅的情報為日本發動甲午戰

日本女藝人人氣排行榜, 都有誰上榜瞭呢

日本排名網站“みんなのランキング”通過統計用戶的打分,統計出瞭這份日本女藝人人氣排行榜,所謂“女藝人”包括瞭演員、歌手、模特、主播、主持人等所有的范圍,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結果吧。第一位:廣瀨鈴廣瀨鈴1998年6月19日在日本靜岡縣出生,在日

一流的商人, 末流的武士

插畫—謝嘉穎世人總以為日本人是崇尚武士道的,其實不然。起碼對大阪人來說,做武士可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如果大阪商人傢裡生瞭個呆頭呆腦的孩子,大人們就會摸著孩子的腦門嘆息:“這孩子,看來隻能花錢買個武士當當算瞭。”為什麼呢?因為大阪這個城市自

李伯重:明清易代與17世紀總危機

1650年前後十幾年年間,社會動蕩出現在世界許多地方,遍及歐、亞、美幾大洲。在1635—1666年間,世界各地共發生大規模叛亂與革命49次,其中歐洲27次,美洲7次,亞洲和非洲共15次,其中包括瞭中國的李自成起義。若說明朝滅亡是因為階級鬥爭

二戰惡魔希特勒是怎樣起傢的?

一戰時期的希特勒(前排左一)希特勒於1889年4月生於奧地利佈勞瑙,這是奧匈帝國偏遠窮苦地區。父親是奧匈帝國的一個海關官員,母親比父親小23歲,是他的父親第三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原本是父親傢中的傭人,後來成瞭父親的情人,最後成瞭父親的妻子。

耳機佩戴不舒適?Oladance就要“為舒適而聲”

真正把耳機帶入無線時代,大概要追溯到五六年前。如今,無線藍牙耳機的全速發展,各大廠商湧入賽道,藍牙耳機產品層出不窮,幾乎飽和瞭整個市場。在這樣一個“紅海”市場裡,Oladance作為破局者,開創瞭開放式音頻賽道,不到一年時間裡便快速積累瞭全

【背景篇】二戰前的日本: 陽光下的罪惡

在200萬年前,渤海和黃海還是陸地,在東南方向有一片隆起的山脈。1萬年前,隨著海平面上升和地殼運動,渤海和黃海逐漸形成,那片呈琵琶狀的山脈變成瞭一片島嶼,就是現在的日本列島。日本列島由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等大小300多個島嶼組成。因其處

作者信息

45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