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一女子調往北京前夕, 未婚夫終於透露傢世: 我伯父是周總理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註”,既方便您進行討論和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送心]

1955年,中南海西花廳,來瞭一位對於周總理來說十分重要的特殊客人。

“周總理,您好。”

一位身著軍裝、稚氣未脫的圓臉姑娘,隨著工作人員走瞭進來,看到從房間裡迎出來的周總理,連忙快步上前,向總理行瞭個軍禮。

鄧在軍

“你就是小鄧吧?”

周總理上下打量瞭一下,笑著問道。

“報告總理,我是。”

小姑娘趕忙立正,像在軍隊面對首長視察時一樣,又一次莊重地行瞭個軍禮。

“說一句話,行個軍禮,那你得行多少禮啊。”

周總理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接著一邊示意她進屋,一邊道:“以後不要再叫我總理瞭,跟著爾均叫我伯父就好。”

原來,這位受到周總理與鄧疑超專門邀請的姑娘,叫鄧在軍,她與周總理的堂侄周爾均是是戀人關系。

本在西南軍區文工團工作的鄧在軍,剛剛被調到位於北京的海軍文工團工作,周總理得知後,便專門安排衛士長成元功,把剛下火車的鄧在軍接到瞭中南海,想與鄧疑超一起親眼見見這位未來的侄媳婦。

周總理堂侄周爾均的早年生活

“父親,七哥來瞭。”

自1926年秋,位於上海的周傢,便經常出現一位神秘的客人。

負責迎接客人的名叫周恩霔,而這位客人,則是年僅28歲的周總理。

此時的周總理,正在上海發動針對軍閥勢力的工人武裝起義。

周總理同一曾祖的堂兄弟共有14人,他排行第7,而最小的堂弟,就是周恩霔。

周恩霔的父親,是清光緒年間甲午科的舉人,曾任職過保定知府,是周總理的二伯父。

周總理與周恩霔傢庭不僅是至親的關系,自從他成年之後,更上有著極為親密的來往,無論是周總理在南開大學求學期間,還是去歐洲留學,周恩霔的父親都伸出瞭援手,為周總理提供費用支持。

對於周恩霔來說,被他稱為七哥的周總理,是他非常敬仰的同輩之人。

他也知道七哥一直從事冒著生命危險的革命事業。

周恩霔,可以說是在周總理關註下長大的,所以,對於周恩霔的兩個孩子,周爾鎏與周爾均,更有著深厚的親情。

1935 年周恩霔(左)與梅蘭芳在上海合影

“關於小時候的記憶很模糊,但總會記得七伯父,隻要一過來,就會給我們兄弟倆帶上一些好吃的東西。”

這是1932年出生的周爾均幼年時有關周總理的回憶。

隨著年齡的增加,周爾均對於七伯父的記憶,也越來越清晰起來。

在周爾均出生之後,周總理因工作的關系,經常來到上海,甚至會常住在周傢,所以周爾均有很多的機會見到這位為瞭革命事業而奔波操勞的伯父。

周傢,對於周總理來說,無論是大革命失敗後的地下工作期間,還是與國民黨聯合抗戰期間,每當他來到上海,總會過來看望兩個侄子。

1946年,周恩霔被總理介紹到蘇皖解放軍工作,留在上海瞭周爾鎏與周爾均,本來總理準備帶著他們去延安學習讀書。

但考慮到此時國民黨已著手發起內戰,前往延安的行程具有極大的風險,而上海解放隻是早晚的事,但將二人留在瞭上海。

為瞭保護兩個侄子的安全,保障他們的學習與生活,周總理不僅為二人安排瞭學習與生活的費用,還利用上海地下組織的關系,讓他們幫助照顧周爾鎏與周爾均兩人。

隨後不久,大侄子周爾鎏考入瞭周總理的母校,南開大學。

而小侄子周爾均,則於1949年初,隨著上海的解放,周爾均準備放棄學業,想加入解放軍隊伍。

“伯父,我想輟學從軍。”

周爾均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瞭周總理,希望得到他的許可。

“你既然做瞭這個決定,我表示支持,目前的革命隊伍也需要人,而且軍隊也是一所更能鍛煉人的好學校。”

周總理的回復,打消瞭周爾均的顧慮。

於是,他加入瞭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瞭一名革命戰士,並隨劉鄧大軍挺進大西南,在部隊中從事宣傳工作。

鄧在軍和周爾均

也正是這個工作身份,讓他與同一部隊的文工團的鄧在軍相識並相愛。

周爾均與鄧在軍的戀愛與秘密

周爾均隨軍進入大西南,並在西南軍區設立之後,由於經常組織文宣工作,經常需要與部隊文工團進行工作協同與配合。

1950年,一位來自重慶的12歲的小姑娘進入瞭文工團,成瞭最小的一名隊員。

因為長相甜美可愛,又活潑伶俐,非常討人喜歡。

這個小姑娘,名叫鄧在軍。

鄧在軍

在宣傳部門工作的周爾均,便成瞭鄧在軍非常喜歡的一位大哥哥。

此時的周爾均,剛滿18歲,還帶著滿臉的稚氣。

因為兩人年齡相差不大,剛離開傢並融入到軍隊的鄧在軍,無論遇到瞭什麼問題或煩心事,總會找到“爾均哥哥”傾訴。

周爾均也以大哥哥的身份,對鄧在軍關懷備至,成瞭小姑娘在軍隊中的依靠。

在這樣的相處下,隨著年齡的增長,鄧在軍出落得越來越美麗大方,從一個小女孩,很快成長為一個大姑娘。

雖然很小就加入瞭軍隊文工團,卻在周爾均的幫助上,並沒有荒廢文化知識的學習,成為瞭文工團中學藝雙優的典范。

在鄧在軍情竇初開的年齡,她對周爾均這位大哥哥的感情,開始發生瞭潛移默化的變化。

她喜歡上瞭周爾均。

但周爾均卻一直把她當成一個小妹妹來對待,無論鄧在軍如何暗示,周爾均卻一直沒有任何表示。

直到有一段時間,周爾均發現這個一向粘著他的小妹妹,突然與他生分起來。

“最近怎麼瞭,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

周爾均主動找到她,微笑著問道。

“是。”

鄧在軍不免有些生氣,但並不否認。

“為啥?”

“因為你。”

鄧對軍的回答,讓周爾均一愣,他不知道自己哪兒得罪瞭這位小姑娘。

“如果是我哪兒做錯瞭,你可以指出來,我一定改。”

周爾均沒想到她這情緒低落的原因,就是與自己慪氣。

“因為你不喜歡我。”

鄧在軍微皺著眉頭,嗔道。

“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你這丫頭這麼可愛,誰會不喜歡。”

周爾均一頭霧水,他搞不清楚鄧在軍話裡的意思。

“我說的不是這種喜歡,而是那種喜歡。”

鄧在軍對這位有些木訥的大哥哥的反應,更加生氣。

再懵懂的周爾均,也聽出瞭她話中的意思。

“你還小,等你長大瞭再說。”

周爾均笑瞭,用手指敲瞭敲鄧在軍的小腦袋。

“多大才行?”

“滿十八歲。”

聽聞此言,鄧在軍心中的霧霾頓時散開,整個人又恢復瞭平時開心的樣子:“一言為定,不許反悔。”

就這樣,二人相當於做瞭約定,周爾均心中自然也完全接受瞭小姑娘的表白。

1955年的時候,鄧在軍因為在西南軍區文工團表現突出,成為團裡最優秀的隊員,在軍隊的文團匯報表演上,更是嶄露頭角,很快引起瞭大傢的註意。

鄧在軍

而位於北京的海軍總政文工團,此時正準備擴展文工團,需要招納更多優秀的藝術表演人員,目光自然而然就落到瞭鄧在軍的身上。

海軍總政文工團,便與西南軍區協商,希望把鄧在軍調到他們這兒。

雙方落實好之後,一紙調令便被送到瞭鄧在軍手裡。

接到調令的鄧在軍,第一反應,便是找到周爾均。

首先,她不想離開西南軍區,因為這兒有她所愛之人,但調令已經下達,她無法拒絕,內心滿是不情願與委屈,便想到向周爾均傾訴。

其次,她希望在去北京之前,與周爾均確定關系,因為按照當時的虛齡的算法,此時她已經年滿18歲,達到二人約定確定戀受關系的年齡。

老年時的周爾均、鄧在軍夫婦

得知這一消息後,周爾均的第一動作,當然是對鄧在軍進行安慰,讓她不要耍小孩子脾氣,作為軍人,理當服從命令,哪兒有需要,就去哪兒。

同時,也為瞭鄧在軍能夠放心地離開,他笑著接受瞭當初的約定:“從今天開始,就算我們正式戀愛瞭,無論你去哪兒,我的心都會陪伴著你、跟你在一起。”

本來眼淚汪汪的鄧在軍,竟破涕為笑:“說話可要算數。”

“既然我們確定瞭戀愛關系,有些事我就不能再瞞你,周總理是我的伯父,並且前些日子,伯父問及我有沒有交女朋友時,我已經把我們倆的事都跟他說瞭。”

鄧在軍聽到這個消息,極為震驚,她一直以為周爾均跟許多戰士一樣,都是普通人傢的孩子,卻沒想到,他竟然是周總理的侄子。

周總理夫婦和周爾均夫婦

“我之所以沒跟別人提起伯父的事情,是不想依靠伯父享受特殊的待遇,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而獲得成長與發展,這件事目前隻與你說,還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周爾均看著不斷點頭的鄧在軍,接著說道:“其實伯父與伯母一直都想見見你,這次你去北京,正是一個好機會,我會聯系伯父,如果他方便的話,讓你跟他與伯母一起見個面。”

周總理對堂侄戀受婚姻的關懷

周總理從侄子周爾均那兒,早就知道他有瞭個心儀的對象,是西南軍區文工團的一名隊員,叫鄧在軍。

及至得知鄧在軍因為調任海軍總政文工團,近日即將前來北京時,便聯系周爾均,核實瞭鄧在軍所乘坐列車的班次與到站時間,安排衛士長成元功,直接將剛下車的鄧在軍接到瞭中南海西花廳。

周總理與鄧疑超,不僅於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熱情地接待瞭鄧在軍,而且還拉著鄧在軍聊瞭許久,很快便與這個初始靦腆,本性卻極為活潑可愛的小姑娘熟絡起來。

“你既然來到瞭北京工作,在這兒也沒什麼親人,我跟你伯母便是你最親的人瞭,平時沒時的時候,就過來陪我們聊聊天,一起吃吃飯。”

面對周總理的邀請,鄧在軍掩飾不住地開心:“真的,我真的可以隨時過來看望伯父伯母。”

周總理微笑著點頭:“那是當然,伯父給你這個特權。”

鄧在軍在海軍文工團待的時間並不長,但這段時間裡,她總是隔三差五地去看望周總理與鄧疑超,讓她在北京的這段時間裡,不但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孤獨,反而享受著暖人的親情與關愛。

有一次周總理曾打趣道:“你看,我跟你伯母,一個姓周、一個姓鄧;你跟爾均,也是一個姓周,一個姓鄧。這說明,不僅說明你們倆的緣份是上天註定,也說明你與我們非常有緣。”

除瞭生活上的關懷呵護之外,周總理每次見到鄧在軍的時候,還總是會問及她工作的情況,鼓勵她努力上進,不斷提升自己的藝術表演能力,做一個優秀的文工團員。

沒多久,鄧在軍又被調任到上海的東海艦隊文工團,因為距離的原因,她便很少再見到周總理與鄧疑超,但平時的書信往來卻非常頻繁。

“你們也到瞭成傢的年紀瞭,我們也跟爾均說瞭,讓爾均到上海,你們把婚事給辦瞭。”

1958年,周爾均從重慶乘坐輪船,經過瞭幾個日夜的漫長行程,來到瞭上海,把鄧在軍在東海艦隊文工團的宿舍當作新房,辦瞭一個非常簡樸而低調的婚禮。

作為伯父伯母的周總理與鄧疑超,雖遠在北京,因為工作與身份關系,無法參加婚禮,給二人送來瞭結婚的祝福與禮物。

同時,周總理對二人給予瞭殷切的叮嚀,希望他們二人一定要對愛情與婚姻忠貞不二,在以後的婚姻生活中,要互愛互幫、同甘共苦,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可以向伯父伯母傾訴。

其實,對於周爾均與鄧在軍兩人來說,周總理與鄧疑超兩人的愛情與婚姻,就是擺在他們跟前的活生生的樣板,是他們終身學習的榜樣。

正是因為有瞭周總理的關心,兩人的婚姻一直充滿著幸福,真正做到瞭不離不棄,白頭偕老。

而在這位伯父的鼓勵下,兩人的工作事業,也取得瞭領人矚目的發展與成就。

周爾均,完全在自己的努力下,從一個普通的部隊宣傳工作人員,一路晉升到國防大學政治部主任,並被授予少將軍銜,成為和平年代成長起來的一位將軍。

而鄧在軍,從軍隊退役後,不僅以優異成績考入中央電視臺,成為中央電視臺四大導演之一,負責過多年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導演工作,成為文化藝術戰線的長青樹與領軍人物。

結語

周總理為瞭革命及新中國建設事業,奮鬥一生,他與鄧穎超夫妻二人一生無兒無女,周爾均作為他最疼愛的侄子,周總理不僅沒有用自己的身份與權力,為侄子獲取任何的特權與利益,反而讓侄子掩藏與自己的親屬關系。

但對於周爾均與鄧在軍兩個小輩的生活、工作、戀愛、婚姻方面,他又極盡呵護與關心,不僅給瞭他們親情的溫暖,而且也給予瞭精神上的鼓勵,推動他們成長與進步。

周總理既大公無私,又極有人情味,他有原則,也有感情。他對侄子周爾均與侄媳鄧在軍所展露出來的,便是平凡人傢的親情。

正是這種閃光的人性與情感,讓周總理的偉大形象,更加有血有肉,更加有人間煙火氣。

本文經獨來看世界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井岡山: 工農武裝割據的新篇章

星光璀璨 將星雲集說起井岡山,相信各位讀者都知道。她是早期中國革命的聖地。在共和國功勛榜上,從井岡山走出的開國元勛,除瞭偉大領袖毛主席,十大元帥占瞭五席,十大將占三席,另外還有十五名上將、二十一名中將和十二名少將。十大元帥可謂是星光璀璨,將

《第一爐香》: 一個女孩最大的悲哀, 就是自己騙自己

文小婷半清《第一爐香》最近很火,火的不是電影多好看,而是爭議太多。很多原著粉都表示,兩個主角演員,簡直毀瞭這部劇,人物形象嚴重不搭,觀影過程很尷尬,還有網友戲稱應該把名字改成《第一爐鋼》,畢竟彭於晏一身腱子肉很容易讓人想到健身教練調戲學員

周振鶴:中國歷史上五大都城定位的政治地理背景

中國古代一統王朝與分裂時期以及近現代的首都,主要都設在現在五個城市或其附近,這五個城市即西安、洛陽、北京、南京與開封。當然還可以數上其他城市,但以這五個城市最為重要,其中又以前三個最為重要,其次是南京,開封隻是一個過渡性的古都。如果從地理位

曹祥仁: 從密碼專傢到將軍大使, 破譯德軍突襲蘇聯的巴巴羅薩計劃, 任大使處理蘇聯電影辱華事件

文陳輝軍事密碼專傢是個神秘隱蔽的崗位,駐外大使卻是在世界公開的職務。從事這樣巨大反差職業的是第四野戰軍副參謀長兼二局局長曹祥仁,主張他從事駐外大使職務的是政務院總理周恩來。那麼曹祥仁是如何從密碼專傢走向駐外大使崗位的?他的一生又有著怎樣的

2022年(第六屆)中國最佳健康雇主獎項揭曉

北京2022年12月3日美通社--由中國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會攜手世界可持續發展領導力組織、中智股份和S10健康組織聯盟等機構共同舉辦的2022年(第六屆)中國最佳健康雇主評選,於2022年12月2日揭曉。第六屆中國最佳健康雇主評選博奧生物

作者信息

80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