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愛以宦官為將, 不惜巨資購買“武功”, 打造富貴盛世的亡國天子!

說起中國歷史上多才多藝,並打造過無比昌明盛世的帝王,一般人都會想起大清高宗乾隆皇帝弘歷,這位老太爺做皇帝六十年,禪位做太上皇幾近四年之久,也就是說他穩坐江山有六十四年,可謂中國封建王朝之最瞭。

而在他打造六十年“乾隆盛世”期間,除瞭征伐四方的“十全武功”之外,從個人文化修養而言,他對詩文、書畫印章、繪畫、古玩,可謂無一不精,他一生之中竟寫下瞭四萬餘首詩,其創作數量上與五萬餘首左右的《全唐詩》足堪媲美。可以說乾隆皇帝的的確確是一個文武兼備的傳奇天子。

而在中國歷史長河當中的帝王們,論文、論武、論手創治世,與乾隆爺相比,秦始皇、漢武帝恐怕還真是略輸文才,而唐太宗、宋太祖比起乾隆爺的風流倜儻,還真的稍遜風騷,彎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鐵木真比起十全武功,也不過空有征戰之勞,卻沒有長治久安之治,和乾隆一比,不免也有些臉上不住瞭。

至此,難道說漫漫五千年,除瞭六十四年執掌江山社稷堪居天下之首外,其他方面也隻有乾隆一人獨占鰲頭嗎?其實在歷史當中還有一位皇帝,同樣打造瞭一段極為繁華的盛世,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中國古代史上最富有時期,其才藝也更勝這位大清的高宗純皇帝,特別是在書法和繪畫方面,幾乎每一幅作品都能驚天地、泣鬼神,無論當時還是後世,都是價值連城的國之瑰寶。

而他在“武力”方面更是讓人捉摸不透,他在位期間完成瞭前面八位先帝老祖宗都沒能完成的霸業,開拓瞭整個王朝幅員最為遼闊的時代,隻是在他“赫赫武功”達到巔峰之時,突然之間他就“脫去龍袍”,使偌大一個盛世王朝斷崖式跌入無論深淵,最終也使自己成為瞭荒野塞外的一介牧地羊倌。

這是何等氣勢恢宏、大起大落的人生,這究竟是怎樣一位傳奇帝王?今天小編就來給大傢掰扯掰扯這位才藝無雙,手創一代盛世,又親手毀滅繁華盛世的大宋第八任君主,被稱為“道君皇帝”的宋徽宗趙佶。

話說大宋王朝宣和五年,42歲的宋徽宗趙佶已經從他英年早逝的哥哥手裡接過皇23年之久,這一年徽宗皇帝為他那空前絕後的“花石綱”園林項目找來瞭一塊太湖巨石,高達15米,重約120噸,而後來清朝慈禧太後老佛爺的頤和園裡最為壯觀的青芝岫巨石也隻有4米,重約30噸。徽宗對這塊心愛的石頭還冊封瞭“盤固侯”的爵位,其寓意著他手裡的大宋天下會像這塊巨石一樣江山永固。

而這一年大宋江山也確確實實達到其三百餘年間疆域最廣,經濟最為繁榮的時刻,史稱“宣和盛世”。原來這一年,徽宗趙佶憑借一系列“高超”的外交手段和軍事上的“神操作”,竟收復瞭大宋自開國以來,連最會打仗的太祖、太宗皇帝做夢都想收復的故唐舊地燕雲十六州。一時間,整個大宋朝廷都為徽宗皇帝的豐功偉績沉浸在洗刷百年屈辱的狂歡之中。

可偏偏不到三年時間,這位在當時被鼓吹成遠勝漢武唐宗的盛世之君,又將燕雲十六州皆數丟棄,不僅如此,就連大宋王朝的半壁江山、近百年之財富以及他的嬌姬美妾,還有一個個如花似玉的稚子幼女也都全部葬送在瞭他手中。而當時全世界最為繁華的大都市大宋京師汴梁城也成為瞭人間煉獄,最終近乎化作瞭一片廢墟。

被後世譽為高超書法傢、繪畫傢的宋徽宗到底做瞭什麼?竟能斷送這樣一個中國歷史上罕有的富庶王朝。這一切都緣自於他在大宋王朝表面最為繁華,卻也最為腐朽的時期,做瞭一個和他個人能力及當時整個王朝實力不相稱的春秋大夢,那就是“收復燕雲”。燕雲十六州是從五代後晉石敬瑭手中拱手送給契丹遼國的,後周、北宋兩朝一直都將收復燕雲視為武功全盛、海內一統的終極目標。

而直到宋朝經歷瞭七代帝王,落到第八代宋徽宗在位時,百年不遇的大好時機似乎才真正到來。那就是霸占著燕雲的大宋百年勁敵大遼帝國,內部已經發生瞭前所未有的傾覆之危。

原來在大遼上京道轄區內的女真部落首領完顏阿骨打和族人們,由於不堪忍受遼國天祚皇帝耶律延禧每年都要假借來混同江釣魚為名,向女真部落索取獵鷹海冬青等大量名貴特產,於是舉兵抗遼造反。

在短短一年時間內,阿骨打就僅憑部族中的二千多兵力,屢戰屢勝,最後竟將天祚帝禦駕親征的七十萬大軍打得一敗塗地,也在全天下贏來瞭“女真滿萬不可敵”的威名,且還公然建號稱帝,為瞭專克以堅如鑌鐵自詡的遼人,阿骨打將女真人新建王朝命名為“大金”。因為用阿骨打的話來說,鐵再硬也會腐朽生銹,而黃金堅不可摧,且永不褪色。

當遼國幾近殘滅之時,燕雲十六州南面的大宋王朝獲悉瞭這樣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宋徽宗幾乎興奮得要跳瞭起來,就在大宋政和元年,徽宗和他最為寵信的太監元帥童貫還商議著,如何單憑大宋自己的兵力,以遼人犯境為名,直接出兵北上趁火打劫,攻擊被金國打殘的遼國,順手就將燕雲十六州給收回來。可由於宋遼之間自澶淵之盟後,幾乎近百年沒有發生過真正的軍事沖突,就連遼國皇帝自己都說拿瞭大宋每年五十萬兩白銀的歲貢之後,四十餘年不識兵革矣!

所以從未有過對外戰爭經驗的宋徽宗始終舉棋不定,這樣一拖就是五年過去瞭,直到政和七年,眼看遼國都要被金人收拾得差不多瞭,童貫、蔡京等寵臣非常著急,認為滅遼復燕真的是機不可失,於是又提出瞭派出使臣浮海前往女真金人之地,與金國聯兵定盟共滅遼國,然後收復燕雲十六州,完成大宋歷代先帝的夙願遺志,也為當年兵敗高梁河,乘驢車而逃的宋太宗,還有曾向遼屈辱求和,訂立城下之盟的宋真宗一雪前恥。

到瞭宣和元年,宋金兩國終於聯絡上瞭,金太祖完顏阿骨打也很願意與大宋攜手合作,畢竟大遼百年之蟲,死而不僵,打起仗來每天都要流血犧牲,實在是太辛苦,有一個強大的助攻,何樂而不為呢?然而大宋能勝任“強大助攻”這個榮譽稱號嗎?後來的事實證明宋朝實在太辜負瞭阿骨打起初那樸實無華的信任。

當宋使向阿骨打提出,宋金同時出兵,宋打遼南京地界,金打遼西京地界,滅遼之後,遼南京、西京歸宋,而遼上京、中京、東京歸金,遼南京也就是燕雲十六州,而西京則是山西大同府故唐舊地。這兩地從漢唐以來都是中原王朝固有領土,宋向金提出的要求按理來說是不過分的,且宋為瞭犒勞金國出兵之功,還決定將之前每年輸送遼國的50萬歲貢全部轉付給金國(真宗時30萬,仁宗時增至50萬),當時阿骨打對於如此合理的條件也是沒有異議的。

大宋還主動提出,在共同與遼交戰之時,宋金兩國都不得私下接受遼國的任何請降與議和,不然就視為出賣自己的盟友。金人認為這條建議很仗義,提得非常好,可偏偏就是這個條件最終成為瞭大宋引禍上身的導火索。

當宋金“海上之盟”訂立之後,金兵一路所向披靡,都快要打到本該宋朝出馬攻取的遼南京地界之時,宋徽宗君臣這才扭扭捏捏,屁股坐不住瞭,強行推著內戰之王、宦官童貫掛帥,帶著15萬大軍北上攻遼,豈料卻不到三個月就被遼國殘兵不到兩千人的騎兵,給連敗兩陣,最終嚇得童貫丟盔棄馬逃回到瞭宋朝本境。

而這時的金國早已按雙方既定的計劃,連遼西京大同府也給打瞭下來。一臉尷尬的宋徽宗這時已是難以下臺,竟厚著臉皮要求金國與大宋以“夾擊”的名義攻下遼國南京燕京城,意思就是哪怕是我大宋軍隊坐著玩,看著你們金兵攻下城池,到時候無非我付給你高額贖城費,你再把城池交割給我就行瞭,你出力我出錢,大傢皆大歡喜。而這樣的做法加上之前大宋王師讓刮目相看的戰鬥力,就已經讓虎狼一般的金人百般鄙視瞭。

而宋軍這次有五十萬之眾,卻因為聽到一些不利的謠言,主帥劉延慶(南宋中興四將之一劉光世的老爹)竟嚇得像上次童貫那樣,連夜棄營逃回瞭雄州地界,最終金人拿下瞭燕京,就更加瞧不上宋人瞭。

當宋徽宗一臉高興地提出要付款接收這“買來的勝利”之時,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又附加上,要金人再歸還早在石敬瑭之前的燕王劉仁恭出賣給遼人的營、平、灤三州,或許是當時金國人讀書少,實在弄不明白你們漢人到底有多少舊土故地,便認為宋徽宗貪得無厭,得寸進尺,且這三州早已是金人囊中之物,豈肯再予大宋?

於是阿骨打斷然拒絕瞭宋徽宗的無理要求,並在一怒之下,要求宋朝支付每年150萬兩白銀的燕京租稅給金國,因為城池是他們打下來的,按理來說本該屬於金國,交還給宋朝,那等於平白無故損失瞭一年一度的賦稅,這筆賬就得算到宋朝身上,另外金國隻能交還燕山以南的燕京和六州之地給宋朝,且燕京的子女衣帛也要統統交給金國,如此一來宋朝幾乎隻是得到瞭一座空城,還有就是遼西京大同本就是金人打下來的,宋朝就不要再提這個問題瞭。

而當時宋徽宗太急於向大宋全天下臣民,以及趙傢宗廟中的列祖列宗炫耀他的復燕之功瞭,又不想再惹更多麻煩,於是很快咽下瞭所有的不痛快,竟慷慨地答應瞭金人的請求。宣和五年農歷四月十七日,宋軍元帥童貫引兵進入燕京城,大宋收復燕雲的赫赫武功也至此達到瞭最高潮。

當宋徽宗認為自己可以站在宋太祖、宋太宗的神位前無比豪邁地慷慨陳詞之時,他又忽然頭腦發熱,認為在這場勝利當中始終感覺少瞭一點“真正勝利”的元素,於是又在童貫、蔡京等奸臣的慫恿下,決定向遼國殘部進行招降納叛,以圖建功,甚至還向尚在一路西逃的遼天祚帝發出瞭邀請,並誠摯地提出可以認天祚帝為親弟弟加以保護,共同對付欺人太甚的金人。

可這消息很快被金人獲悉,一時間就激怒瞭如狼似虎的金人,而這時的金國已是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弟弟完顏吳乞買當傢做主,也就是金太宗瞭,一向守信的磊落漢子金太祖阿骨打在不久前因病去世瞭。

金國的太宗新皇帝和貴族武夫們都對南面無能卻又富有的大宋虎視眈眈,於是在他們捉住遼天祚帝之後,就開始在宋金邊境大幅度調集重兵,準備以宋朝招降背盟為由大舉南侵,而宋徽宗君臣此時還在想著怎樣防患邊將擁兵自重。

大宋宣和七年十二月初一,金兵越過燕山分東西兩路直撲宋境,在山西太原的童貫嚇得再次丟棄大軍逃回京師汴梁,金兵東路元帥斡離不在降將郭藥師的建議下,繞開河北、山西兩地的諸多城池,直撲中原腹地大宋京師汴梁城。

宋徽宗沒想到金兵如此神速就要打到汴梁來瞭,竟然嚇得趕緊將自己的皇位禪讓給瞭太子趙桓,並學那唐明皇入蜀,一溜煙逃到瞭江南揚州去避禍。可他卻比起唐明皇李隆基差太遠瞭,李隆基被稱為“明皇”也確實英明果斷,危難之際將天下大權全都交由唐肅宗李亨處置,讓他可以全力平定安史之亂。

而宋徽宗卻是讓位不讓權,在揚州居然阻攔瞭江淮一帶的勤王兵北上,甚至連江淮的稅賦也全截瞭下來,不顧汴梁之危,隻顧自己享樂,所以說李隆基能力挽狂瀾,而趙佶才最終隻能亡國為奴,不是沒有原因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宋欽宗趙桓即位之後,雖然起用瞭主戰派大臣李綱為相,主管保衛汴京之事,當時汴梁禁軍無論戰鬥力如此,也有百萬之眾,加上天下各地的勤王軍也要陸續前來,可一向性格軟弱,嚴重缺乏血性和魄力的欽宗皇帝和他的父親一樣,此時已是深懼金人。這是金兵第一次沖著汴梁南下,號稱有三十萬之眾,其實也隻有五六萬人,且一半都是宋遼降兵降將,貨真價實的女真勇士恐怕不到三萬人,可欽宗內心深處還是一個怕字。

等到金人兵臨城下,李綱等大臣都勸說欽宗固守城池,等各地勤王大軍一到,金兵就不所作為瞭。可欽宗死活聽不進去,隻想金人趕緊走,於是就派人前去議和。金人孤軍深入,也知道不可能一口氣滅亡宋朝,於是就提出瞭與大宋以黃河為界,黃河以北的三個節度使藩鎮之地全歸金國,然後除每年的歲貢之外,還要一次性支付金國五百萬兩黃金、五千萬兩白銀、兩百萬匹絹的犒軍之費,另外還要派出一位親王做人質護送金兵出境。

欽宗面對這樣根本無法完成的艱難任務,居然不顧大臣們的反對,立馬開始面向宮中妃嬪、諸王帝姬、滿朝文武及全汴梁的軍民百姓籌集資金,最後搜刮得價值為黃金五十一萬七千兩黃金,一千四百三十萬二千兩白銀,四十萬匹絹的財物進獻給金人,這個數額還遠遠沒有達到金人所提出的要求。

而這時多地的勤王軍已有20餘萬趕到汴梁城附近,並還發動瞭一次失敗的劫營行動,主帥姚平仲都差點身陷敵營被擒,這把宋欽宗又給嚇得半死,生怕進一步激怒金人,竟把責任推到瞭忠心主戰的李綱身上,給罷去宰相之職,這又使得整個宋軍的士氣極為低落。

而金人第一次拿瞭大量錢財之後,認為可以見好就收瞭,於是就退兵而去。這時李綱又向欽宗提出可以趁金人輜重極重,又在志得意滿之時,出兵追擊,必能打金人一個措手不及,甚至還可以生擒金軍元帥,到那時軍威一振,大宋一直以來的頹勢就要被扭轉瞭。

宋欽宗一開始也同意這麼做,畢竟金兵已在撤退的路上,可當他聽到身在山西大同的金國西路軍元帥粘罕又要南下,便嚇得趕緊召回瞭追擊斡禽不東路金軍的兵馬,並且還撤換瞭種師道、姚古這樣能帶兵打仗的邊將,又讓沒有臨陣作戰經驗的李綱出任兩河宣撫使,去為他到黃河以北去對付金兵來犯。

哪知金兵第二次南下,金國元帥完顏婁室命大軍對著黃河以南擊鼓擊瞭一整夜,就把南岸的宋守將嚇得全跑光瞭。宋欽宗靖康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金國東西兩路大軍先後抵達汴京城下,進行瞭第二次圍城。這一次各地勤王軍卻遲遲不到,宋軍士氣更加低落,宋欽宗更加想要議和罷兵,甚至願意割讓整個黃河以北之地。可欽宗越是服軟,金人就更加膽大地猛烈攻城,並要求膽小的宋朝皇帝親自出城議和才肯停止進攻。

絕望之際,宋欽宗居然輕信瞭一個名叫郭京的術士,其人自言能使“六甲兵法”,招來七千七百七十七名北鬥神兵,和一萬二千名六丁力士,直取金國兩大元帥,結果宋欽宗封他為武翼大夫命他出戰,郭京居然大開城門,任由隨從的宋兵被金軍殺戮,自己竟一路南逃跑到襄陽去瞭,當護城河的吊橋上堆滿瞭屍體,吊橋無法拽起,金兵趁勢就攻下外城墻,進入瞭汴梁外城中,進而入圍困皇宮內城。

這時金人又提出要已經回鑾的太上皇宋徽宗趙佶出城議和,才肯罷兵。宋欽宗甚至派出十一個宗王出城到金營請罪,都被金人所拒。最後無奈之下,宋欽宗竟親自到金營,當場稱臣寫下降書,這使得汴梁軍民無不號啕大哭。

而金人又迫使宋欽宗回宮之後,對全城軍民進行瞭比第一次更苛刻的財產搜刮行動。同時又要求宋人交出一千五百名少女前往金營勞軍。除此之外,野蠻的金人居然還提出要送來蘇東坡、黃庭堅等人的文集,以及司光馬的《資治通鑒》,這也註定瞭後來金國全面漢化走向腐朽衰敗的結局。

當汴梁城交出黃金五十一萬七千餘兩,白銀一千四百三十萬二千餘兩,以及琳瑯滿目、堆積如山的寶物時,金國兩位元帥又一次笑瞭。到瞭靖康二年正月初十,宋欽宗又親自到金營,準備歡送金人再次退走。

可金人這次卻以打馬球為名滯留瞭欽宗,一面又向宋人勒索瞭黃金十六萬兩、白銀六百萬兩,童女六百人以及部分宮中女官。而金兵東路軍元帥斡離不早聞大宋第一美女,宋徽宗愛女茂德帝姬趙福金,就一心想到得到此女,可當時福金帝姬已經是蔡京蔡太師傢的兒媳婦瞭。

金人卻不管這麼多,強迫宋人獻出瞭包括蔡京、童貫等大臣傢中貴婦女子四十七人送到金營,供金國將士享樂。到瞭靖康二年二月初六的時候,金軍兩大元帥在請示金太宗旨意之後,宣佈瞭《廢國取降詔》,當場廢黜瞭宋欽宗趙桓的帝位,削去“大宋”的國號(不久便另立宋朝大臣張邦昌為楚帝,再後來就是偽齊劉豫),並決定將宋徽宗、宋欽宗父子全部押送回金國本土交差。

同時又將宋朝皇室的後妃、嬪禦夫人、帝姬、王妃等三千多人全部帶走。這是金兵第二次來到汴梁,總計得到黃金二百四十萬七千六百餘兩,白銀七百七十二萬八千兩。在正月二十八日這一天,當汴梁城再送來八千餘名女子之後,金軍整個營寨陷入瞭殘忍而又極度的狂歡。

當時有許多女子因不堪凌辱而自殺,如鄆王妃、信王妃,還有仁福帝姬、賢福帝姬、保福帝姬則都被金兵滅絕人性的蹂躪而在金營中喪失瞭如花般年輕的生命。後來南宋高宗皇帝趙構的母親韋貴妃和他的正妻王妃邢氏也在金營受到瞭特殊的對待,甚至有史料記載韋氏在陷入金營之後,一天接待的金兵居然有一百餘人之多,不過14年之後,韋氏居然能幸運地回到瞭已做皇帝的兒子趙構身邊,還成為瞭大宋顯仁皇太後,活到瞭80歲。

而宋徽宗的女兒們,當時最大的26歲,最小的隻有8歲,卻無一人幸免於難,而被斡離不元帥占有的福金帝姬,後來又被轉送給瞭許多將士,最後竟在金國谷道破裂而亡,終年也隻有22歲。還有宋欽宗的朱皇後也因堪受辱,先是上吊自盡不成,後來投水而死。金兵總計在這次掠奪當中帶走瞭一萬一千五百多名女子。

而宋徽宗、宋欽宗父子在金國受盡屈辱,據說一個最終被熬成瞭燈油屍骨無存,一個被馬踐踏成瞭肉泥,慘不忍睹。而這一切就是藝術天才宋徽宗趙佶,給他的大宋王朝乃至整個華夏文明歷史當中帶來的災難深重、慘絕人寰的“靖康之恥”。

本文經史魔南歌子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嶽飛明知回朝會死, 為什麼還要回去?

“精忠報國一身亡,為振綱常有烈光。”描寫嶽飛的詩詞數不勝數,嶽飛抗金的故事被代代相傳,可這滿是傳奇色彩的英雄人物結局並不盡如人意。嶽飛明知回朝必死,他還是義無反顧回去。這是為什麼?首先,嶽飛的正直讓他無法背棄他的君主。《三朝北盟會編》卷20

被逼著當皇帝是種什麼樣的滋味?

俗話說得好: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所以,走上仕途,追逐權力,成為古時中國男人們的夢想。而權力之大者,莫過於皇帝,對於皇位的爭奪,更是皇室宗親及權臣們樂此不疲的血腥遊戲。而一旦勝出,成為九五之尊,那種心情隻有一個字:爽!然而,歷史上偏偏有一些人

慶歷新政在怎樣的背景下進行的?直接起因是什麼?

慶歷新政,是發生在北宋仁宗慶歷年間的改革,宋仁宗推動范仲淹發動的旨在改變北宋建國以來積貧積弱局面的一場政治改革運動。但因限制大官僚大地主特權,實行時遇到強烈反對和阻撓,最終失敗。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傢帶來詳細介紹,接著往下看吧。此次新政改革

北宋與西晉都是得國不正, 為何後世名聲卻截然不同

西晉和北宋兩朝高度的一致,同樣都是受先帝托孤重臣。但卻篡位登基黃袍加身,唯一的區別就是西晉有過個短暫的統一,而北宋致死也未奪回燕雲十六州,但卻一直向遼和西夏納貢。而後晉有八王之亂導致天下崩潰,漢傢險些亡國滅種。宋朝靖康之恥也使華夏淪落。西晉

蕭遠山有個漢人師父,那人是楊四郎嗎?你看蕭峰在杏子林說瞭什麼

所謂“無巧不成書”,而武俠故事中更是各種巧合的集合體,可以說書中的每一段劇情都是源於各種意外,比如《倚天屠龍記》中的張無忌在墜崖後不僅沒摔死,還才蒼猿肚子裡得到《九陽真經》,後來又在明教密道意外獲得《乾坤大挪移心法》,甚至到後來身為他對手的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這一生

1年少成名,巾幗不讓須眉這首《如夢令》的橫空出世,轟動瞭整個北宋京師,被世人傳唱千年,更讓李清照這位千古第一才女走入世人的眼中。一生極盡風流的李清照,一直是一個率真、敢愛敢恨的聰明女人。父親李格非是蘇軾的學生,李清照出身書香門第,從小生活優

北宋的皇帝為什麼被稱為官傢, 而其他朝代沒有?

曾經有段時間,大型古裝劇《清平樂》、《知否》在國內的收視率居高不下,這兩部電視劇都是描寫宋朝時期的影視劇,在影視劇中有這樣一個現象,就是他們稱呼皇帝叫“官傢”,而不是“皇上”。一些人對此感到奇怪,為什麼會有這個稱呼,皇帝不是更加突然皇帝至高

作者信息

6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