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傢專訪!郭帆吳京劉德華揭秘電影《流浪地球2》

1905電影網專稿備註矚目的科幻大片《流浪地球2》將於2023年大年初一上映。

在日前舉辦的發佈會上,《流浪地球》中的人工智能MOSS到場助陣,電影也首次官宣演員全陣容:領銜主演吳京、李雪健、沙溢、寧理、王智、朱顏曼滋,特別演出劉德華。

新老朋友相聚,他們之間是怎樣的角色關系?相比第一部,《流浪地球2》在視效方面又有哪些升級?中國電影報道獨傢專訪影片主創,導演郭帆、主演吳京、劉德華、寧理、王智、朱顏曼滋等揭秘創作幕後故事,一起來看他們的分享。

吳京劉德華組“京華一夢”,隔空演戲默契足

《流浪地球2》講述《流浪地球》的前傳故事,吳京演繹的劉培強形象也和前作不同。

在《流浪地球》中,劉培強為瞭傢與國犧牲自我,義無反顧撞向木星。吳京介紹,“這一次,他從少年開始,沒有任何光環,就是普通少年,逐漸有瞭傢庭,有瞭愛人,有瞭孩子。他開始的時候想躺平,對人生有很多失落,有瞭牽絆之後,他體會到生活的意義,然後去保護傢庭、守護傢園,他有一個很明顯的變化。”

從《流浪地球》的片尾致謝名單走到《流浪地球2》臺前,劉德華此次飾演科學傢圖恒宇,不僅要穿宇航服上天、也要穿潛水服入海。

劉德華坦言,拍《流浪地球2》讓他有重回80年代剛從電視轉去拍電影的感覺,每天都充滿未知與好奇,“進組第一天,我看到每一樣東西都很神奇,就很新鮮。每天都問這個怎麼用?待會兒怎麼拍我?”以前拍戲他都很少去看回放,現在每拍一條都要看一下拍出來的視覺效果。

吳京和劉德華上一次合作是在電影《新少林寺》,“上一次動作戲比較多,我們兩個人一直打,這次,我們兩個人是隔空傳遞情感。”吳京稱,這次他們倆的組合可稱為“京華一夢”。

片中有場戲令他們印象深刻,“兩個為瞭守護傢庭的人,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彼此誰都見不到誰,但是我們傳遞的情感那麼相似,所有的心聲、對白,心理節奏是那麼一致。”吳京說這場戲就像一個夢一樣,郭帆也稱贊兩個人的表演非常契合、同步。

寧理搭檔劉德華角色語速快,王智對打吳京成動作擔當

《流浪地球2》是演員寧理第一次接觸科幻片,他和劉德華一樣感到新鮮。他認為這次在表演上的最大挑戰在於拿捏好表演的分寸以及和對手的關系。

寧理飾演角色馬兆主要和劉德華在片中有較多對手戲,他透露這個角色語速特別快,“這次角色話比較多,比較密,而且導演不斷在挑戰我的生理極限,演完瞭以後說能不能再快一點。”

王智飾演劉培強的妻子韓朵朵,這是一個很有女性力量的角色,“她是一個非常樂觀積極的女生,充滿韌勁和堅強,總是會給親人帶來溫暖和希望,也為劉培強帶來能夠去拯救地球最內心的能量。”

在前作的整個拍攝過程中,王智和吳京都未曾謀面,因為角色一出場就已經離世瞭。“我負責情感,她負責動作。”如吳京所說,在《流浪地球2》中,王智成為動作擔當,“和吳京一見面就是動作戲,就是開打,把京哥的腿給踢傷瞭。”王智說,兩人在片中甚至打成瞭“兄弟情”。

王智小時候練過武術,有武打功底,“我在看到劇本的時候,是沒有動作戲的。但是在現場拍著拍著,京哥說你來。”王智特別感謝吳京把原本劇本裡的很多動作戲交由她來執行。

朱顏曼滋在《流浪地球2》中飾演郝曉晞,為瞭接近人物的職業特性,她做瞭密集的準備,看瞭很多書籍與資料。片中,郝曉晞是李雪健飾演角色周喆直的學生,朱顏曼滋大部分的戲都和李雪健在一起。

“他像我的師父一樣,就像燈塔一樣,他一直站在那兒,我受著他的牽引,我就不自覺地融入在這裡面瞭。雪健老師的氣場非常強,我每天都在偷學、偷師,體驗這種言傳身教。”朱顏曼滋說,等到快拍攝結束,她也發現同角色一起成長瞭。

《流浪地球2》硬質視效進步升級,拍攝過程持續記錄錯誤

《流浪地球2》從2019年底開始創作劇本,從拍攝完成至今沒有停工,還在緊鑼密鼓制作後期。郭帆表示,第二部的視效內容量比第一部多,制作周期也比第一部短,時間非常緊張。

對比前作,這次拍攝在許多方面得到升級。比如在前期部分,用虛擬拍攝的技術讓演員能看到可視化的劇本,提前瞭解現場拍攝時的鏡頭調度,更好地輔助演員投入表演。

在視效方面,郭帆表示,如山、石頭、植被等硬質表面的視覺效果都有肉眼可見的進步。“我們在探索當中,有些能逐漸看到它成熟的過程。我們還在嘗試後面比較難一點的視效部分。”

《流浪地球2》不僅在青島,也在紐約、冰島等海外拍攝。得益於網絡技術設備的搭建,劇組可以在國內遠程實時溝通、操控,“我們可以在這兒實時看到,而且可以實時跟對方說,就跟我們在現場拍戲是一模一樣的感覺。”

這次他們也和北京電影學院開啟課題合作,安排二十多位實習生在不同部門計算每天拍攝犯下的錯誤。電影殺青後,錯誤已累計成厚厚一本子。“記下來之後就是非常寶貴的資料,可以讓我們去復盤,去整理出來這套流程,可能在下一次拍攝的時候,我們盡量少犯這些錯誤,少掉在坑裡面。”

“本來以為在第一集中可以有一些經驗,但真正到第二集後,我們發現當把規模放大一些,把難度提高一些的時候,第一集的經驗變得不夠瞭,我們又面對更多新的問題。”郭帆說。

2019年,《流浪地球》橫空出世,被譽為開啟“國產科幻片元年”。一直以來,郭帆都認為所有的贊譽都是來自觀眾的抬愛,影片還有很多地方不成熟,需要慢慢往前摸索。隻有不斷吸取經驗、不斷實現突破,中國科幻電影才能走得更長遠。

本文經電影1905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吳亦凡出獄後, 適合做什麼工作?

13年後,出來已經45歲,再被驅逐出境,也將很快步入老年。找普通工作沒技術,當保安又不甘心。出獄後的吳亦凡該幹什麼工作?有人說,在加拿大可以做直播啊。天真瞭。那心理素質要多強大啊,天天不得吐沫星子滿天飛,罵到他奔潰。其實,他可以將自己前半生

王菲跟劉嘉玲酒桌上同框! 一個個自然老態沒有裝, 頂多是阿姨也談不上老太太!

現在很多明星私底下都是會參加一些聚會的,而且也會留下一些照片來作為紀念,畢竟時光一去不復返呀,以後當自己老去的時候,再看到這些照片的話,真的是滿滿的回憶,這一次看到王菲和劉嘉玲同款,他們兩個人都是那種自然的老去的那一種,所以說臉上有皺紋的話

陳都靈搖身一變成為職場精英, 徐璐造型也驚艷眾人, 雙女主都是實力派

新劇《我們的當打之年》找來的演員也都是演技派,尤其是裡面的兩個女主,不管是顏值還是演技都是非常耐打的。第一個女主陳都靈,之前是依靠《左耳》這個影片走進瞭人們的視線中,青春可愛的外觀在觀眾心中留下瞭濃墨重彩的一筆。隨後出演的影視劇,大部分風格

梅婷跟殷桃同框越看越養眼! 一個溫婉優雅, 一個明艷迷人, 中年天花板

雖然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有些明星站在一起的話,感覺真的是一對比差距還是比較的明顯,但是說實話,有些明星一同框的話,感覺兩個人看起來都是比較的舒服,而且他們兩個人都是不同的風格,這一次看到梅婷跟殷桃兩個人同寬,感覺兩個人是越看越養眼呀,一個

張柏芝的童年, 造就瞭她的性格, 優點缺點都很鮮明

她本是香港電影圈的“救星”,但她因“不珍惜自己的名聲”而備受指責。不珍惜自己的名聲,終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劉德華:“以後我不會和張柏芝一起工作瞭。”鄭佩佩:“香港藝人的恥辱是張柏芝。”向華強也說“她有點瘋。”張柏芝在演藝道路上“自甘墮落”

作者信息

2445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