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失獨母親56歲再育雙胞胎:為瞭孩子,我定要撐到100歲!

“倆孩子最喜歡吃魚瞭,我去菜市場上買上一條,分成四段,一星期吃一次,一條魚我們能吃一個月。”

“倆孩子長身體呢,需要多吃雞蛋,我隔一天就給他們做碗雞蛋羹。”

2022年,面對著鏡頭,郭敏平靜地介紹著傢庭的生活情況,花白的頭發、瘦弱矮小的身軀,滿是皺紋的瘦削面龐,時刻提醒著記者:這位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實際年齡已經68歲瞭。

這裡是房子每平均價超過五萬元的北京市朝陽區,郭敏一傢三口居住的房子市場估價也已達到千萬,房子位置極佳,小區附近還有一所重點小學,郭敏的一雙兒女就讀於這裡。

與這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郭敏一傢的拮據生活,郭敏一傢的月生活費嚴格把控在2000元以內

高齡媽媽的日常

1954年生人的郭敏為人熟知,源於她在56歲那年搏命生下一對龍鳳胎,是位極高齡母親。

自2013年丈夫因病致癱後,時年59歲的郭敏一人挑起瞭撫養兒女的重擔。

每天早上,已近古稀之年的郭敏早早起床,而後穿衣洗漱做飯,趁著這個間隙她會做做保健操:太極拳、八卦掌、五禽戲……什麼對身體有好處就練什麼。

二十分鐘左右,廚房裡漸漸傳出雞蛋羹的香氣,郭敏走進廚房,關火掀蓋,再輕輕地挪開蛋羹上扣的盤子,映入眼簾的是光滑細膩的淺黃色蛋羹,郭敏嘗試著用湯匙輕輕碰觸瞭下,蛋羹驕傲地展示著它宛若佈丁似的彈性。

蒸籠中除卻今日早餐的主角——兩個雞蛋做成的大碗蛋羹,還有五個小小花卷。

郭敏小心的取出尚是滾燙的蒸籠,把它放到餐桌上放涼。手機顯示將近七點,可以叫孩子們起床瞭。

睡眼惺忪的兄妹二人緩緩坐起身來,一旁的兒子呆坐著遲遲不見穿衣的動作,郭敏忍不住催到:“彬彬,七點多瞭,再拖下去沒時間吃飯瞭。”

餐桌上的兄妹沒有像小時候那樣一個勁地拉著媽媽一塊兒吃蛋羹,他們默契地把碗裡的蛋羹吃得幹幹凈凈,郭敏看在眼裡滿是欣慰

早餐過後郭敏催促著兒女們穿上外套背上書包,送他們上學。

身高和母親相仿的兄妹倆早就過瞭需要手牽手護送上學的階段,何況這所學校距傢隻有二三百米。但是兄妹倆仍舊乖巧地任由母親牽領著,走在上學的路上。

多年來,兄妹倆已經習慣瞭跟隨母親行走在馬路邊時,母親如臨大敵般的小心翼翼。

送孩子走進校門後,郭敏長長出瞭一口氣,她又趕到附近的公交站點,奮力地擠上一輛途經菜市場的公交車,伴隨著“嘀”的一聲的刷卡動作,機械的“老年卡”聲音響起。

三站地的路程因為早高峰堵車生生地走瞭半個多鐘頭,郭敏艱難地把身體從車裡人群中拽出,然後吃力地踱進農貿市場她走到常常光顧的攤主面前,熟練地挑選起便宜又新鮮的菜品。

半個小時後,郭敏攥著精心選購的兩大袋蔬菜又登上瞭回程車輛,這次她幸運多瞭:早高峰已過,公交車上人少瞭許多,一個戴眼鏡的姑娘熱情地邀請她坐上自己的位子,郭敏真心累瞭,對著姑娘連連道謝後就坐瞭下來。

回到傢後時間已經過瞭九點,郭敏細細歸整好蔬菜,又喝瞭半杯熱水潤瞭潤嗓子,坐到書桌前開始瞭一天的工作。

五年前郭敏的身體出現瞭狀況,為瞭身體健康她隻得忍痛切割大部分零活兒,為瞭保住餘留下的為數不多的工作任務,郭敏工作起來總是格外的賣力。

四十多年的會計生涯讓她能夠熟練應對這些還不算繁雜的賬務,但是幾個小時的伏案勞動,還是讓她有些體力不支。

郭敏不得不站起來小心地揮動瞭幾下手臂,又揉瞭揉僵硬的脖子。幾分鐘後她感覺身體稍微舒服瞭些,於是重新坐下繼續先前的工作。

午餐時間挪到瞭下午一點鐘,郭敏給自己做瞭一碗青菜掛面。“方便面一袋勻下來也得兩三塊,一點兒都不實惠,這掛面加上點兒青菜煮出來多香。”郭敏吃得一臉滿足。

下午四點左右,郭敏好歹把今天的工作處理完瞭,她愉快地舒瞭一口氣,收拾好賬本,在屋裡踱瞭幾步,而後躺在床上小憩瞭一會兒,這寶貴的二十分鐘是郭敏白日裡難得的放松時刻。

四點半左右,郭敏開始為晚飯做準備。她熟練地淘洗好白米,按下電飯煲的煮飯按鈕,然後將洗好削皮的土豆剮絲,泡在水裡備好,又準備瞭薑絲幹辣椒蔥花,甚至還有肉絲——這不是每次炒菜都有的。

菜預備好晚上再炒,郭敏現在必須要趕到學校接孩子們回傢。

下午六點左右:郭敏在廚房裡忙碌著,放學歸來的彬彬和嘉嘉則是擠在一張書桌上寫著作業。

愉快的晚飯時間過後,郭敏開始檢查孩子們完成的部分作業,她有些哀嘆:如今孩子們的作業難度越來越大,她有點應付不來瞭。

夜裡九點左右,孩子們總算完成瞭今日的作業。因為老師囑咐過郭敏,督促孩子在英語上多下點兒功夫,郭敏又忙著提醒孩子跟著手機軟件再學會兒英文。

這就是68歲的北京阿姨郭敏的一天。每當有人問起郭敏:年近古稀卻要拼命撫育兩個十歲出頭的孩子,是否會後悔當年的高齡生子?

郭敏每次都斬釘截鐵地回答:“絕不後悔!”

愛女如命,高齡失獨

“如果沒有這兩個孩子,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是個死人瞭。”郭敏激動地說道。

時至今天,郭敏的傢中依然珍藏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女孩,她微笑地望著鏡頭,亮亮的眼睛中溢出少女初成長的羞澀,全身上下洋溢著花季少女的美麗和芬芳。

照片上的青澀姑娘是郭敏初次婚姻所生的大女兒輝輝,斯人已去,十七年前,一場車禍帶走瞭24歲女孩的生命。

郭敏猶記四十年前大女兒出生時的情景:不同於大部分新生嬰兒的皺皺巴巴,她的輝輝粉粉嫩嫩,哭起來也是溫溫柔柔的,是個十分招人憐愛的小丫頭。

輝輝出生在1981年,彼時郭敏還是江西的一傢國營單位的員工,無論是傢庭還是工作,都是旁人艷羨的對象。

郭敏文化程度不低,觀念也相對開明,在那個重男輕女稀疏平常的年代,她對於女兒卻有著不同尋常的疼愛。在女兒的衣食住行還有業餘興趣愛好等方面,郭敏總會盡心盡力地在能力范圍內提供最好的。

為瞭給愛女創造更好的條件,郭敏後來甚至辭去瞭別人羨慕的國企工作。

出走單位後,郭敏走南闖北,靠著自己的努力極大地改善瞭傢裡的生活,但是時間一長,她的小傢庭不免出現瞭裂痕。

因為與丈夫分多聚少,夫妻間感情變淡,及到後來,郭敏發現丈夫的心已經另有所屬,她明白夫妻情分到頭瞭。

考慮到自己居無定所,女兒又即將成年,郭敏選擇暫時讓16歲的女兒跟隨前夫生活。

離婚後的郭敏輾轉來到北京,找瞭一份合適的工作,她一邊工作,一邊努力攢錢購房,準備接女來京。

2000年初,郭敏傾盡全力以女兒名義,在北京朝陽區購買瞭一套期房。

當時的北京房價並不誇張,郭敏購置的這套房子當時的售賣單價每平也僅僅幾千塊錢。她沒有料到二十年後,這套房子市值會超千萬。

2001年,郭敏迎來瞭她的第二段婚姻,她和北京當地的一名工人結合瞭。二婚丈夫傢境一般,隻有一套幾十年的老房子,丈夫選擇把房留給瞭尚未成婚的大齡兒子,而夫妻二人則租房另住。

婚後,郭敏把已經大學畢業的女兒輝輝接來瞭北京。成年後的輝輝貼心懂事,心疼母親,對繼父也是尊重有加,從不讓母親在自己和繼父之間為難。郭敏看在眼裡是既欣慰又心疼。

郭敏打算待房子下來裝修完畢,她就和女兒搬到那套房裡,她沒料到的是,這份蘊含愛意的禮物女兒一天都沒有住上。

那是2005年的初冬的一天,郭敏和往常一樣惦記著女兒,打算再次催說女兒返京——兩年前的非典肆虐北京,女兒被前夫叫回瞭江西老傢。

現在非典的事情早就告一段落瞭,郭敏卻遲遲未等到愛女歸來的消息。

一臉凝重的現任丈夫走瞭過來,小心地說道:“郭敏,有個事兒你得挺住,輝輝她在老傢遇到瞭車禍,人沒瞭……”

郭敏頓覺天旋地轉,“人沒瞭……是誰沒瞭,是輝輝?輝輝怎麼能沒瞭呢?輝輝答應過我要來北京和我團圓的……”

失去女兒後,郭敏長時間陷入癲狂狀態,她躺在床上,無數次地吶喊著:“我要去找輝輝,我要和我的輝輝在一塊兒……”

有人不忍,違心地勸說她:現在科技那麼發達,輝輝已經沒瞭,你還能再要一個孩子。

女兒去世時,郭敏時年五十一歲,正常人都知道這個年齡生子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而郭敏卻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對對,我看過報道,有人六十歲生瞭孩子,我也可以的。”

一開始傢人都以為郭敏是遭遇喪女打擊暫時有點魔障而已,沒把她口中的生子一事當真,可時間一長,他們發現郭敏是動真格的,都開始合力規勸她。

郭敏不為所動,堅持要“再生一個輝輝”。傢人見勸解不成,隻好由著她。

可憐天下父母心,郭敏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為瞭幫女兒圓夢,老人顫顫巍巍地掏出瞭自己的幾萬塊壓箱本,交到瞭女兒手上。

搏命求子,高齡生育

2008年開始,懷揣著自己的些許積蓄和老母親的心意,郭敏跑遍北京的大大小小的醫院,經歷無數次拒絕,終於等來瞭一傢醫院的松口。

首次胚胎植入過程並不順利,沒多久郭敏迎來瞭沉重打擊:她流產瞭。

第二次嘗試同樣驚險,任憑郭敏如何的小心謹慎,其中的一枚胚胎還是流掉瞭,幸運的是,子宮內剩餘的兩枚胚胎仍在繼續發育過程中。

高齡,雙胎,妊娠劇吐……郭敏的孕期一路坎坷,非常難捱。她就像一位刑場上的戰士,靠著自己的信念支撐著。

2010年,歷經千難萬險,郭敏生下瞭一對龍鳳胎兄妹,新生的嬰兒撫慰瞭郭敏長達五年的喪女傷痛,郭敏覺得這次“輝輝真的回來瞭。”

隨之而來的是艱辛異常的育兒過程。

郭敏和丈夫任漢生手忙腳亂地照顧著一對兒女,他們發現不僅精力怎麼都跟不上瞭,兩人微薄的退休金也很難支撐兩個孩子的花費瞭。

郭敏無奈,產褥期過後不久,她就跑遍瞭北京城尋找合適的兼職工作,拼命地賺錢。最多的時候她一次性承接下八傢公司的代理記賬工作。

每月600塊的房租,孩子的奶粉錢,一傢的生活費,孩子生病吃藥……郭敏可謂是拼盡全力,奈何仍是入不敷出。

好在,孩子給郭敏帶來極大的快樂,隨著孩子的一天天長大,郭敏由衷地感覺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可是意外來瞭,2013年,郭敏的丈夫因為一次腦梗癱在床上,一個癱瘓病人外加兩個三歲幼兒,全部的生活重擔一下子壓在時年五十九歲、體弱多病的郭敏身上。

一天,繼子趕來探望他們,望著簡陋的出租屋、嗷嗷待哺的幼弟幼妹、滿頭白發的憔悴繼母,繼子於心不忍,帶走瞭癱臥病床的父親。

郭敏暗暗松瞭一口氣,她對繼子還是感激的。

2016年,為瞭解決孩子們的入學問題,郭敏鼓足勇氣回到瞭她的傷心地——她當年為大女兒輝輝購置的房子裡。

這套房子附近新辦起一所小學,正好可以解決孩子們的上學問題。

62歲的郭敏開始和其他年輕父母一樣,一邊早出晚歸接送孩子,輔導孩子的功課,一邊擠出時間來處理繁重的工作。

重重勞累擊垮瞭郭敏的身體,2017年,郭敏和丈夫一樣也罹患瞭腦梗,慶幸的是郭敏挺瞭過來。翌年,纏綿病榻多年的丈夫去世。

想到孩子尚且年幼,郭敏明白為瞭捱到孩子成人,她必須努力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她開始陸陸續續地推掉一些工作,僅保留幾傢比較合適的兼職。另外郭敏還迷上瞭保健操,她養成瞭隨時隨地健身的習慣。

工作減少後,收入銳減,郭敏隻好精打細算,小心地不浪費每一分錢。

生活再是艱難,郭敏仍堅持著每月儲蓄的習慣,她知道自己這個三口之傢風險太大,為瞭孩子,她必須提前做好防范。另外,未來孩子義務教育外的花費將是筆不小開銷,她也需要未雨綢繆

有人勸說郭敏賣掉北京這處房子,去往外地另做打算,郭敏搖搖頭,她覺得房子是她能留給兩個孩子最後的退路,北京作為首都不比別處,有瞭這套北京的房子保底,孩子的未來能多一點希望。

“為瞭孩子,我一定要撐到一百歲!”六十八歲的郭敏對著記者的鏡頭堅定地說道。

後記

有人說高齡失獨是人世間最慘的傷痛,因為曾經的特殊生育政策,我國在三十多年裡誕生瞭數以億計的獨生傢庭,而隨之而來的是我國每年新增的近八萬失獨傢庭。

上百萬的失獨傢庭的背後是幾百萬喪失餘生希望的絕望父母

在這部分特殊群體裡,一部分人哭過痛過無奈接受現實;一部分人傾傢蕩產,奔走在高齡求子之路;還有一部分人再也走不出來,追隨孩子而去。

我們無法站在道德高地上去指責一些高齡生子的父母“自私”,因為人世間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就像郭敏所說,“沒有孩子,她就會失去生的希望”。

誠然,高齡生子有著無法忽略的後續問題:這些父母拼命生下的孩子未來可能面臨年幼失怙的下場,但我們也看到諸如盛海琳、郭敏這些高齡父母們無不在竭力避免這種風險,為孩子撐起一片天地。

惟願人世間再也不要出現父母與孩子天人相隔的慘劇!

本文經映真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有哪些可以提升生活幸福感的傢電?

一個人住的話更要提升自己的生活幸福感啦,一些小傢電真的可以讓生活便利很多,給你推薦一些讓生活品質更高的小傢電吧~1.煮蛋器每天早上起來吃個雞蛋是我早餐的一部分,有瞭煮蛋器方便很多。這款煮蛋器一次性可以煮五顆雞蛋,而且熟嫩可以自由掌控,全熟蛋

知名醫生透露行內秘密: 看病最好找副主任醫師

北京師范大學老教授張靜如出瞭一本回憶錄,他在書中總結瞭一生看病的經驗,認為看病最好找35~45歲以下的副主任醫師,一般不要找主任醫師。個中原因,他在書裡賣瞭個關子,“這是有道理的,但不好說” 。讀者隻能自己去體會瞭。已經義務導醫27年、對北

鄉村振興題材電影《山那邊的美好》近日開機

近日,由青年導演秦立宇執導,著名影視演員王政、劉妙、許毛毛、孫序博、脫一然、夏梓桐領銜主演,著名演員朱晏特別出演,哆啦(原名:劉星辰)、黃語喬、千樹、高英捷、王海絮等主演的鄉村振興正能量題材院線電影《山那邊的美好》在河南郟縣順利開機。《山那

5天新增6例新冠死亡病例, 有這些共同點

近期報告的6例死亡病例均為80歲以上老年患者,患基礎病據國傢衛健委通報,11月23日0—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死亡病例1例,為本土病例,在北京。24日,北京衛健委通報新增死亡病例的情況:女,87歲,11

被稱為"日進鬥金"的寸金之地-王府井

北京王府井北京的名勝古跡數不勝數,不僅有故宮、天壇,而且還有萬裡長城和頤和園。這些地方都是我國歷史悠久的文化遺產,那麼不知道大傢有沒有聽說過北京王府井?這是一個繁華熱鬧的商業街,也是北京當地被稱為"日進鬥金"的寸金之地。

出生時辰五行是什麼 十二時辰與五行對照表

古代每個時辰都是兩個小時,用“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2個字代替,那麼時辰與五行有什麼對應關系呢?五行指哪些相生:水生木 木生火 火生土 土生金 金生水相克:水克火 火克金 金克木 木克土 土克水時辰與五行的關系金行:申時 酉時 最旺木

作者信息

27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