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發現,對父母的依賴是我們一輩子最幸福的事,與年齡無關

記得從記事起,我就好像我快點長大,脫離父母的嚴格管束,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這種想法一直到我去外地上大學前夕都一直存在。

是的,較別人的父母而言,我的父母對從小對我就顯得非常的嚴格,村裡別的小夥伴可以開心快樂地玩過每一個假期,而我的假期白天在地裡幫助父母幹農活,晚上則是作業和讀書。

為此,我上高考填志願的時候,特意找瞭離傢遠的學校去報考,可當我拖著行李到達千裡之外的城市求學時,我第一次想傢、想媽媽,甚至是想他們的嘮叨和嚴格的管束。

可慢慢的,我否定瞭這些年想要‘逃離’父母管束的全部想法。

孩子是父母一輩子的牽掛,父母更是孩子一輩子無法離開的人。

突然間讓自己安排自己的一切,高興之餘更多的是不習慣。

幸運的是,從小的鍛煉和磨練,讓我很快就適應瞭在新的環境,在沒有父母的管束之下去學習和生活。

我本以為我會盡情地享受我向往已久的‘自由’,可我早已習慣那種在沒有人監督的情況下,仍然盡量做好自己。

意料之外的是,我會定期給父母打電話,讓他們保重身體。每年寒暑假,我都會早早地收拾好行囊,學校一放假我便第一時間踏上瞭回傢的路。

不僅是我想見父母,想幫助他們幹活減輕他們的負擔,而且我知道,他們更是日夜盼著早日見到我。

步入社會後,父母是我戰勝困難的力量源泉。

大學畢業踏入社會,雖說初生牛犢不怕虎,但由於沒有工作經驗和社會經驗,一切從零開始,跌跌撞撞地向前走。

在這成長的路上會遇見各種各樣的問題和困難,我們難免會失落、會焦灼甚至是想要放棄,想過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

每次在我想要放棄,撐不下去的時候,我總會告訴自己,再堅持一下,就一下就好,因為我不想讓父母失望,更不想讓他們為自己擔心。

所以,每次在外面遇見煩心的事的時候,我都會打電話和媽媽聊聊傢長裡短,並告訴她我在外面一切都挺好的。

然後拾掇好自己的心情,重新上路,繼續去面對那些如攔路虎般的困難和挫折,我知道在我背後有父母支持著我,我沒有什麼可畏懼的。

有父母的牽掛是幸福的,有傢在遠方自己才不會迷失方向。

由於工作的原因,自己常年漂泊在離傢千裡之外的城市。

從一開始敷衍媽媽隔三岔五打電話詢問我的近況,到後來幾天沒有接到媽媽的電話,我會自己打電話回去詢問傢裡的情況。

嘴裡雖然說著:“老媽,你是不是把您兒子忘記瞭?”但內心已經開始擔心他們瞭。聽見他們在電話那頭有說有笑時,心裡的那塊石頭才落瞭下來。

自己也慢慢的堅持每年過年都回傢,吃媽媽做的年夜飯,聽爸爸說他和村裡的大伯下象棋終於可以你來我往的打個平手瞭……

年齡越大,越想要有父母的陪伴甚至是嘮叨。

年齡越大,心裡總會有那種樹高千丈葉落歸根的想法,雖然自己還未到遲暮之年,可在外面呆久瞭,開始慢慢的越來越想傢、想回傢。

不管什麼時候,父母總是為孩子著想,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

隨著自己的年齡逐年增大,父母頭上的白發也越來越多。

我跟爸媽商量,告訴他們自己想回去,留在他們身邊照顧他們。

可他們堅決不同意,他們知道,回傢意味著我未來的路可能會因此變窄。

有夢想的地方沒有傢,有傢的地方沒有夢想。雖然這些年傢裡發展也很快,但父母總認為,外面機會會更多一些。

我跟爸爸表態要回去,跟他講理:父母在,不遠遊。

老爸卻說: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隻要你在外面行正道,踏踏實實的做人做事,我們你就不要牽掛和擔心瞭,我會照顧好你媽的。

父母的恩情重如山,卻從不求子女任何回報。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隻剩歸途。

若可以,多多陪伴為我們操勞一生的父母。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待。

行孝要盡早,希望一切都不會太晚。

最後,願天下父母健康長壽,開心快樂。

本文經凡成聊影視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作者信息

106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