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用瞭十幾分鐘, 就讓觀眾下瞭“退圈令”?

這一季的喜劇大賽大傢有在追麼?

很多人都在說,第二季不好看瞭,雖然也有《少爺和我》和《進化論》這種高質量作品,但爆笑的節目還是越來越少瞭。

評論有褒有貶,但還沒有哪個節目或者喜劇人像這個作品一樣,被集體討伐喊她們退圈

節目中關於“離婚”的一些表達,深深地冒犯瞭一些觀眾,不僅沒讓他們開懷大笑,還感覺遭到瞭pua。

到底是什麼樣的劇情,隻用瞭十幾分鐘就讓觀眾下瞭“退圈令”?那就讓我們回到節目中去找答案吧。

當一個女人決定退鞋

這個節目始於一個在辦理業務過程中睡著的女人。

名為“退鞋”,實則是“退婚”,句句沒有出現婚姻,卻句句都在講婚姻。

以入夢開始,用夢境裡退鞋的經歷,來隱喻離婚過程中遭遇的指指點點和流言蜚語

夢的開始,她提著一個鞋盒來到瞭鞋店,這時作品的名字告訴觀眾,她就是那個決定退鞋的女主角。

售貨員出現操著熟練地話術對女人說:“我們的口號是,一生一世一雙鞋。”

接著就不由分說地向女人推銷起鞋款來。

有適合職業女性的經濟適用鞋,還有適合精英的精英鞋,如果都不喜歡,還有一款草鞋:店裡沒貨但是正在編

就在售貨員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傢的鞋子質量多麼優秀、全國銷量領先10年零退鞋記錄的時候。

女人一句“我是來退鞋的”,讓銷售的表情瞬間垮掉。

銷售神秘兮兮地把女人拉到一邊,小聲問道:“咋回事啊?為啥要退鞋啊?

還接著勸說女人:這鞋和腳,就是要不斷磨合

千說萬說,總之就是不想退錢,可能這10年零退鞋記錄就是靠一張嘴皮子磨出來的吧。

就在觀眾都等著看“一個消費者的艱難維權”是如何發展下去的時候,售貨員突然說瞭一句話:

“你回去先給自己一個冷靜期,想個三十天,說不定你又重新愛上它瞭。

如果前面還算是暗示主題,到這裡可以說是報《離婚》的大名瞭。

見女人執意要退鞋,銷售員為她申請瞭一個“鞋腳專傢”,專門修復鞋和腳之間關系的。

下一幕,專傢登場,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看起來這位專傢的鞋腳(婚姻)關系一定處理得很好吧。

專傢坐下後問女人:這雙鞋什麼毛病啊?

女人說:“可能是皮子太硬瞭吧,我也說不太清楚,反正我就是知道,我腳疼。”

專傢得出結論瞭:“一句話當中四個我,典型的以自我為中心。

這時候觀眾也明白瞭,這專傢是專門負責pua的。

趁著女人被說得暈頭轉向,專傢還在瘋狂輸出。

“她既需要這雙有形的鞋放在傢裡養眼、穿出去有面,同時又希望它是一雙無形的鞋,在她想要自由的時候給她足夠的空間。”

最後,在銷售配合“聽懂掌聲”的表演中,專傢通過一段看似摸透瞭女主內心的表述,把她塑造成瞭一個“既要又要”的貪婪女人

而咱們的女主:一臉懵x。

你以為專傢的戲份就結束瞭嗎?

女人還沒反應過來,她又貢獻瞭一場對《奇葩說》著名辯手黃執中的像素級模仿,讓最後的雞湯顯得更有理有據瞭。

“我們今天站在這裡,真的是在討論退鞋嗎?我們真正討論的,是要不要提逃避問題。”

不得不說,這一段的喜劇效果還是很不錯的,一幀一幀地還原瞭黃執中的辯論現場。

最後還有他那句經典的結束語:“以上。

女主角這時候已經徹底懵瞭。

銷售員和專傢趁熱打鐵,要給她辦一場隆重的儀式,“把所有的美好都補給你”。

說罷,早已準備好的路人甲乙丙丁就拿著道具入場瞭。

最後,人群在喧鬧中散去,舞臺燈暗下,女主從夢中醒來,場上隻剩下瞭她自己。

而任由專傢和銷售磨破嘴皮子,女主角最終還是堅定地表示:我要離婚

“結尾升華主題就是好喜劇瞭嗎?”

退鞋的結局很“悲壯”,但是不影響作品中諸多隱喻的精彩程度。

當一個女人決定離婚,現實中她可能遇到什麼呢

周圍的人還在瘋狂地“安利”。

經濟適用鞋,其實說的是那些在外拼事業回傢還要照顧傢庭的事業型女性。

所謂的精英鞋,原來是那些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帶出去養眼還能帶回傢負責傢務的傢庭主婦。

銷售詢問的退貨原因:款式不喜歡、碼數不合、破裂瞭…

對應的是兩性關系中的:這類型不喜歡、感情不和、婚姻破裂

“想買就買想退就退,哪雙鞋還能踏踏實實地跟著你啊? ”

那些勸退女主的話術,正是人們在“勸和不勸分”的時候常用的話語

所謂的“情感專傢”,隻不過是攪混水的作用。

忽略瞭女性在婚姻中的真實困境,隻是一味在指責女性不夠負責,遇到事情就想逃避。

而那場所謂的“買鞋儀式”,也就是我們最常見的婚禮現場,就更加典型瞭。

有司儀熱場。

“冥冥之中我們都期待著和某個人相遇。”

有看客起哄。

“你太美瞭,你倆就是天生的一對。”

讓“新郎新娘”發言,他們什麼都沒說,底下的人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瞭

到瞭穿鞋環節,也就是婚禮中的接吻環節,底下的氣氛更是達到瞭高潮。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最後,儀式結束,她們一哄而散,真正咂摸著婚姻中種種酸甜苦辣的,隻有女主角一個人。

一個喜劇比賽中的節目,以這樣的基調結束風險很大,很難拿到高分。

比賽結果,退鞋的女人毫無意外地輸給瞭另一組選手“少爺和劉波兒”,慘遭淘汰

最終,節目還是借著李誕之口說出瞭它更深層的意思:

說的不是鞋,而是女性在親密關系中的妥協。

價值是上去瞭,但是“笑果”卻下來瞭。

播出後,大批的觀眾表達瞭不滿。

自以為結尾升華主題就是好喜劇瞭嗎?全程觀感隻有窒息和不適。”

也有人覺得,這類作品就是在蹭女性話題的熱度,隻會讓人更壓抑。

還有觀眾隻想從喜劇出發,說這個節目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好笑

不好笑也就算瞭,還讓觀眾感到壓抑,沒有得到精神放松。

作為喜劇節目,不好笑變成瞭《退鞋》的原罪。

但是喜歡這個作品的朋友,恰恰也覺得它好就好在把女性決定結婚的過程表達出來瞭。

雖然不爆笑,但是貴在深刻。

主創團隊也說,她們明白這個作品在比賽中的“危險性”。

但是她們隻是想創作這樣一個作品,送給那些在離婚、結婚、戀愛、分手中做決定時總被身邊的話語影響的女孩們。

《當一個女人決定退鞋》中,“決定”是一個很重要的詞

她沒有懷疑、沒有猶豫、沒有考慮,她已經決定瞭。

這中間大概率經過瞭深思熟慮和長時間的觀察,也可能是多年以來的隱忍和煎熬。

這一刻她決定離婚,但是看看她的周圍,沒有人尊重她的決定。

這樣的作品並不好笑,甚至還充滿著冒犯,但這也是女性在生活中正在經歷的種種困境的縮影。

無論多麼不喜歡,至少,不應該簡單粗暴地讓這樣的聲音“退圈”。

讓“搞笑女”把戲演完

在喜劇的世界裡,就算無法和女性的表達產生共鳴,也至少讓她們“把戲演完”。

楊笠曾經也講過類似看客起哄的段子,她說,在一場求婚裡,真正開心的隻有路人

在楊笠成為眾矢之的、到處遭遇舉報之後,今年講“女裝沒有口袋”的顏怡顏悅姐妹也遇到瞭這類的反饋。

“為瞭恰流量而說,為瞭挑起對立而說。”

思文今年強勢回歸,講瞭自己在離婚後的很多心得體會。

彈幕都是說她沒意思,就會講脫口秀的內部梗

女精英Norah,美國杜克大學管理學碩士、中英日三國語言在脫口秀中隨意切換。

因為段子中經常夾雜外語和隱約透露出的優越感,被人說太有壓迫感

即便如此,現在依然有越來越多的女喜劇人出現,她們講性別話題、容貌焦慮、社會現象…

她們把自身的經驗帶到瞭公共空間,引發瞭很多社會討論。

退休阿姨黃大媽聊對“大媽的刻板印象”,說拍照不扶著花,難道扶老公嗎?

小鹿聊“容貌焦慮”:

為什麼隻有女屍的形容是:皮膚鮮活、晶瑩透亮,仿佛剛剛下葬,男屍怎麼就不能“至死是少年”?

趙曉卉聊“女性在職場中的困境”:

有些姐姐不會唱歌跳舞、乘風破浪,她就想踏踏實實找個班上,怎麼就這麼難呀?

有點沉重、有點窒息、有點荒唐,這也就是舒淇說的“黑色幽默”。

這些“黑色幽默”最常遇到的一個評價就是:挑起性別對立

與此同時,“不好笑”幾乎是與之並列出現的另一種評價。

美國女演員Iliza Shlesinger曾經說過:

男人總是要搶占先機,不管是財產還是言論自由,不管是搞笑還是表達自我,他們都要先占甜頭。而女性最好在傢相夫教子直到終老,所以問題不在於女性搞不搞笑,隻在於人們不允許女性表達自我,走上更大的舞臺

這種“不允許表達”的情況,不僅出現在喜劇的舞臺,同時也出現在生活的角落。

具體表現就是:當一個女性站出來說些什麼的時候,周圍的聲音都在告訴她,她是錯的。

看看挖醬曾經寫過的這件事,或許你會有更深的理解:全雪圈傳閱裸照的男友無人在意,自曝被偷拍並維權的女友卻被劈頭蓋臉罵慘瞭

當然應該尊重那些純粹追求“好笑”的觀眾,但是有時候,看看這些黑色幽默,能幫助我們更加接近生活的本質

至少至少,也應該保留她們表達的權利,讓“搞笑女”們把她們積壓瞭一肚子的人間真實講完。

本文經新氧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明星采訪真的是坑麼? 正反例子天壤之別

春節檔電影的場外戲也是精彩紛呈。大傢可能也都看到瞭某部電影路演的視頻。現場觀眾:如果你本人遇到那個時候的Y先生,你會對他說些什麼?主演:首先我覺得這種問題沒有太大意義,我也不會想說什麼,我們也不會見面。(現場響起粉絲的一片鼓掌歡呼聲:對,沒

《狂飆》裡的三位“關系戶”演員, 王宏出色, 王驍穩健, 而吳剛兒子則被網友狂噴

傢族企業,子承父業,對於其他行業來講,手藝上的傳承是平常的。而對於娛樂圈來講,這個道理則更加明顯。如果父母輩是演員的話,子女或多或少都會在熒幕上露面。畢竟有些孩子可能才出生不久呢,就有媒體等著拍瞭。在聚光燈下成長,從而向往舞臺的星二代並不在

李小璐帶甜馨三亞遊玩,穿短褲故意露肩秀身材

2月1日,李小璐分享瞭一組出去遊玩的照片,從細節可以得知此次李小璐帶著女兒甜馨去瞭三亞度假,此時的三亞正溫暖如春,的確是外出旅行的最佳之選,而李小璐除瞭帶著甜馨外,身邊還有朋友伴隨,一行人一路盡情吃喝玩樂很是愜意。在發佈的動態中,李小璐感慨

作者信息

140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