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爾Pearl》前傳: 92年女演員米婭·高斯殺瘋瞭!

不知道有沒有一起跟氧叔追《珀爾Pearl》這部電影的。

毫不誇張的說,女主確實殺瘋瞭。

92年女演員米婭·高斯也貢獻瞭堪稱哥特式恐怖片女王級別的演技,是與甜妹小白花審美截然不同的猩紅欲珠。

2022年9月在北美及威尼斯電影節上映

作為冷門R級恐怖電影《X》的前傳,它講述瞭一輩子被束縛在農場的邪惡老太太年輕時的經歷。

揭露瞭一代殺神是怎麼從充滿夢想向往自由的少女,一步步在愛欲掙紮與現實禁錮中走向瘋狂的。

這是站在女性視角下對人性的探索與反諷。

也讓我們不得不再次正視一些問題,拋開保守觀念對性自由的回避、歪曲、批判,到底該怎樣接納在清純與生命力不斷流逝時,那些依舊存在、甚至變得愈發強烈的情欲。

米婭·高斯 | 一人分飾兩角

而欲望一事最是難以掌控,看破紅塵的無欲也許就在一念之間,又或者本是星星之火的欲念在不斷的壓制下變成燎原之火。

《珀爾》中女主對農田裡的稻草人產生瞭欲望,仿佛是桃樂茜與稻草人之間的愛情戲

尤其是在當下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大背景下,女性審美再次受到影響而更傾向於相對保守穩定的風格,同時基本的權利與合理的欲望訴求也再次受到裹挾。

如果真的想創造良好且持續發展的大環境,首先要學會尊重女性基本人權。一個無法正視女性魅力的社會,不會是能夠促進兩性發展共贏的社會。

《X》

01

欲珠:溫潤與瘋狂交織的矛盾

前傳《珀爾Pearl》的直譯本來應該是珍珠,但氧叔卻覺得“欲珠”這個翻譯是直擊靈魂的精辟。

它就像是男性凝視下刻板女性形象的對照組:是瑩白珍珠與艷紅舞女的對照,純貞與欲望的對照。

在欲望被激發的一瞬間,人性的色彩也從清純懵懂的藍白被成濃稠的紅色。

男性審美的凝視下, 幾乎每個少女都有個成為舞臺焦點的明星夢,她們被被閃耀華麗的欲望包裹出動人的胴體。

如同《紅磨坊》中被譽為“閃亮的鉆石”妮可·基德曼。

導演巴茲·魯赫曼“紅幕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 | 另兩部為《舞國英雄》《羅密歐與朱麗葉》

這般眾星捧月的頂級大美人,也離不開歌舞伎的身份。

而她的歌曲與舞蹈,充斥著赤裸的肉欲、物欲,以及愛欲。

男權審美對大美人的刻畫,古今中外都是類似的,那就是用風雅藝術來粉飾欲望的化身。

哪怕是地母級別的鞏皇,也得從一代舞女小金寶中一步步爬起。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又或者是地位尊崇如國王妹妹的瑪格麗特公主,也隻能淪為政治聯姻的犧牲品,被迫在奢靡且腐敗不堪的宮廷爭鬥間沉淪,成為一代風流欲珠。

更慘的還有已經擁有一切的安娜,她年輕貌美身份尊貴,為瞭愛情卻在偽善冷漠的丈夫、與自私冷漠的情人間撞的頭破血流,最終失去一切臥軌自殺。

《安娜·卡列尼娜》

這些敢於追尋愛情的女性形象,在男性創造的聲色犬馬的環境中,宛若一顆顆艷麗又脆弱的珍珠。

不論是電影中身不由己的歌伎妮可,還是現實中明明是一代歌姬卻仍逃不過渣男傷害的中森明菜。

她們乍看好像天差地別、並無多少幹系,實際上都在努力詮釋女性突破男性禁錮,獲得自我認可的故事。

從被迫染上色彩,到綻放出屬於自己的艷麗色彩。

《難破船》

02

困局:厭女Misogyny & “媚男”

為瞭讓女性更瞭解自身所在的環境,大傢都該讀一讀上野千鶴子的《厭女》這本書。

看過之後氧叔覺得當下被部分男性認為的女權,實際僅僅是女性在追求平權而已。而厭女並非僅僅出於男性視角,在很多情況下女性也會無意識地陷入厭女的困局。

因為不可否認的是,當下仍舊是男權占據主角的社會。而來自男性的同性社會性欲望male homesocial desire為瞭維系男性集團的主體性與優越性,就需要將女性他者化,將其視為欲望的客體,加以蔑視。

也就是所謂的厭女misogyny。

這種情況隨便一搜一大把 | 圖源網絡侵刪

同時我們會發現男性對同性戀的容忍度遠比女性更低,也是因為他們要保障男性集團的主體地位。說白瞭,就是穩固利益既得者的地位。

這種父系社會的大環境無法避免的會導致一部分女性被迫走上“媚男”的道路。因為要獲得更“大眾”的認可,所以就得接受“大眾”的規則。同時又要努力顯得比其他女性要更“與眾不同”,把自己打造成或稀缺或高級的象征,譬如“名媛”。

然而借用洪晃的采訪來說,現在我們的社會結構文化體系是不存在所謂的真·名媛的。

“名媛”一詞在更早的民國時期、男權語境下還有個更高一級別的稱號,叫做“名件”。

單從字面看物化屬性已經很嚴重瞭,那就是能達到他們極高要求的物件。簡單說就是要年輕貌美有錢有權,同時還要依附於男權環境。

然而能夠達到這種要求的女性,早已可以脫離這種審判標準去創造自己的價值體系瞭。

思考不去迎合男性欲望,而是探尋自己的欲望出處是什麼。

當女性主動思考、看穿男性行為舉止背後的邏輯後,才能初步擺脫男權語境導向下“厭女”思維控制。

《選帝侯大街56號》

就像源於19世紀的法國、原意指醜聞、流言,釋放欲望的康康舞,它本以取悅男性的、“掀裙踢腿”的香艷動作聞名。

但總有從舞蹈中感受到解放女性身體自由,進而解放自身獨立意志的存在。

《選帝侯大街56號》女主 | 突破世俗眼光去追尋舞蹈這一夢想

當能像《律政俏佳人》的女主一樣,在無數次跌倒爬起、流淚歡笑中說出:“因為我不怕挑戰”這句話之後,每一為女性都會成為獨一無二的閃耀,

《律政俏佳人》

03

綻放:探尋真正的自由

女性意志從覺醒到努力發展的過程,也是真實欲望需求合理釋放的過程。

所以大女主、惡女、欲珠美人這樣的形象會被大傢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追捧。包括已經真人化的迪士尼公主系列電影《小美人魚》,也有很多人對大反派烏蘇拉愛得深沉。

99年的妹妹傑西卡·亞歷山大是這位事業型瘋批反派的真人扮演者,從她的神情儀態裡,也能看出女性獨立後那份身處名利場的自信從容。

當女性不沉溺於追求男性認可的兩性遊戲時,就能跳脫思維束縛走到理性客觀的審視角度。

這一點洪晃在2005年的電影《無窮動》中早就揭示瞭秘密,羞於啟齒嗎?一點也不,它正是在描述真實。

隻是可惜我們很難在當下的影視作品中看到這樣一針見血的深刻臺詞瞭。

解放思想是解放身體的第一步。那些把我們迷倒頭暈目眩的、自然魅惑的女性魅力,都源於她們處於實現自己想要,而不是滿足他人需要的狀態。

《美女闖通關》Cool World 1992 | 二次元美人形象與佈拉德·皮特的愛欲碰撞

《VOGUE》2015 | 三次元現實版老狐貍安吉拉·林德沃

這個時候,我們就會發現,男性站在瞭被引導、被驅使的那一邊。

如果要問,現實裡有沒有一種理想文化,是能脫離現狀、創造新的關系構架的平等文化。

目前更接近理想狀態的平權是以母系傢庭為基本社會單位的摩梭文化。

它雖是母系社會,展現的卻是平等的兩性關系:你是你,我是我,我們是需要互相尊重的獨立個體。

被采訪者達史拉措

在接觸漢族人之前,她們並沒有對“婚姻”這一概念的認知。因為她們一直保留著摩梭人自己奇特而神奇的婚俗---訪問婚。

這是以真摯的愛為基礎的關系,並不受傢庭、財富甚至是孩子的束縛。

同時,這種非常開放的關系也是非常赤誠的,那些想以此滿足個人私欲的人也會被:“你那麼自信嗎?你那麼有魅力嗎?你以為你那麼帥嗎?”的社死性三連拷問擊退。

拋開少部分理想的社會環境,大多數女性仍在喪偶式婚姻中陷入要麼在沉默中爆發、要麼在沉默中滅亡的困境。

《珀爾Pearl》

而當下這個裙長越來越長+鞋跟越來越短的經濟衰退期,好不容易有綻放苗頭的女性獨立現狀又有點被打壓回縮的趨勢,所以大傢總會感嘆不論環境還是審美甚至不如上世紀九十年代。

然而越是如此,我們越該去努力改變環境。當每一個個體都立起來後,自然會撐起這一群體的一片天。

本文經新氧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相關推薦
2023第95屆奧斯卡提名名單,楊紫瓊離影後一步之遙!

屬實,今年奧斯卡將有不少驚喜。那些大熱門不必多說,《塔爾》《西線無戰事》《阿凡達2》《伊尼舍林的報喪女妖》《貓王》《瞬息全宇宙》等……基本分割瞭多數獎項,對得起影迷們的喜愛。今年帝後名單特別有戲。楊紫瓊和大魔王本來是一對一廝殺的態勢,現在不

新一屆奧斯卡提名名單揭曉, 有驚喜嗎?

將於3月12日舉行頒獎禮的第95屆奧斯卡入圍名單終於揭曉,這又是一份毀譽參半,部分讓人大出意料,部分又毫無驚喜的名單。名單裡不乏奧斯卡的常客——比如奧斯卡影後的角逐中,憑借《塔爾》入圍最佳女主角的凱特·佈蘭切特,已是自己職業生涯的第八次奧斯

徐懷鈺過年痛到吃不下, 自曝為音樂劇練至滿身汗

1月24日,徐懷鈺在大年初三,參加在百老匯舞臺劇,《極限震撼》的現場表演。在尖叫聲中登場的她,表示前一天親自在臺下當觀眾。覺得這是一場非常棒的演出。此次,紐約百老匯爆紅舞臺劇,《極限震撼》從年初一拉開序幕,並開始接連在小巨蛋演出。舞臺現場還

希爾頓大小姐首當媽! 眾星在線送祝福

你造嘛,那個作天作地作空氣,悔婚3次甩瞭N名富豪男友的希爾頓大小姐——帕裡斯·希爾頓(Paris Hilton)當媽瞭!這兩天,她和老公迎來瞭第一個孩子,是個兒子。希爾頓開心地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瞭和兒子大手握小手的照片,配文:“無法形容對你的

《西部世界》第四季第六集: 小粉的自我救贖之路

哈嘍,大傢好,又到瞭圖小編每周一次的《西部世界》劇情梳理時刻啦,這一周《西部世界》更新至第六集,讓我們一起看。在之前,我們預測過吳彥祖很可能在行動過程中,被替換成接待員,沒想到這一集直接就得到瞭驗證,其實在人類反叛軍那邊因為全能先知伯納德的

作者信息

140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