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被成年人批評時, 孩子們可能會把憤怒轉向內心

我們的不滿和責備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壓倒性的。

關鍵點

僅僅因為我們的孩子沒有積極地同意我們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得到相關信息。

青少年可能會試圖表明我們所說的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而相反的情況可能是正確的。

青少年以使他們對自己感覺不好的方式內化父母的批評和憤怒。

當孩子行為不端時,我們想成為好父母並管教他們。我們希望他們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不應重蹈覆轍。事實是,我們經常把它表達的太高高在上瞭,孩子們似乎總是無法得到這些信息。

有時他們表現得好像他們沒有在聽或不在乎我們要說什麼。有時,當我們問他們關於他們行為的問題時,他們低頭看著地面,沒有回應。這些類型的回應常常使我們認為他們沒有得到我們的信息,並且可能使我們變得更加強調讓他們知道他們搞砸瞭。

我的經驗是他們明白瞭。他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搞砸瞭。他們知道他們的父母何時對他們的行為不滿意。他們可能不會表現出來,但他們可以內化批評和憤怒,使他們對自己感到難過。他們可能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壞人,或者覺得自己沒有價值。這也可能導致他們每天都帶著羞恥和內疚。

內疚和羞恥可能具有破壞性

如果不加以控制,它可能會表現為破壞性行為,如藥物濫用、飲食失調、自殘,甚至是自殺意念。作為成年人,重要的是我們要認識到孩子不是微型成年人。他們仍在形成對自己和外界的看法和看法。作為權威人物,我們在他們的意識中顯得很重要。當我們不贊成他們時,他們就會明白。孩子們可能會試圖裝出一副勇敢的面孔,但我們的反對會讓他們心碎。

從他們小的時候開始,父母和其他照顧者需要意識到成年人正在把數字強加給小孩子。這不僅僅是我們的身體素質,而是我們為他們提供安全感的事實。通常,我們所說的話深深地內化在他們的心靈中。當我們對他們的行為感到不滿時,對於一個小孩來說可能會不知所措。我們經常被視為他們的生存之源。如果我們不高興,它會使他們的整個安全感陷入混亂,對一個小孩來說是可怕的。

青少年可能非常願意自我批評

父母希望他們的孩子聽他們的。他們想知道他們被認真對待並且他們的孩子承認他們的錯誤行為。當成年人管教孩子時,他們會聽到我們的聲音。他們有時可能不會這樣做,但他們確實聽到瞭我們的聲音。當孩子行為不端時,大人必須明確指出是孩子的行為受到批評,而不是孩子作為一個人。這是一個棘手的概念,孩子並不總是清楚。然而,成年人的目標是不要讓他們的情緒壓倒孩子。如果成年人等到自己的情緒平息後再與孩子交談,這也會有所幫助。

當孩子們相信他們生活中的成年人認為他們是“壞人”時,他們就會內化這些信念並失去價值感。與我交談過的許多青少年都比任何成年人都更加自我批評。他們有時會恨自己或認為自己一文不值,沒有價值。

他們隨身攜帶,這可能會導致自我毀滅的行為。通常,他們的想法來自多年來對那些對情況反應過度並以情緒而非邏輯猛烈抨擊的父母的傾聽。當父母對孩子發脾氣並在情感上猛烈抨擊時,這對孩子來說可能非常可怕。

孩子們需要瞭解他們的重要性

當孩子長大後認為他們有問題時;他們不被認可為人;並且不尊重自己,這是他們可能處於危險之中的時候。不相信自己價值的青少年可能會嘗試毒品,卷入不適當的關系,甚至有自殺念頭。成年人必須意識到,讓兒童和青少年相信自己是壞人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即使是不斷表現出來的孩子也可以學會表現得更恰當。

現在,一些兒童和青少年沒有認識到他們的價值;他們可能不瞭解自己有多特別,或者認為自己是不配過幸福生活的壞人。成年人可以通過更多的理解和關懷來改變這種思維方式,而不是讓他們當下的情緒有可能影響孩子對自己的看法,持續數天、數月甚至數年。

本文經如果有個娃投稿或網站收集轉載,不代表未看官方觀點

作者信息

124篇文章